知时

我爱笠尼
我爱女孩子

旭日东升【笠尼】

cp:三笠X阿尼

原著向


真是很久没写文了。

该说是大学太忙了呢,还是自己太懒了呢......

久违的笠尼了啊,而且还是原著向。看了最近的漫画,回忆杀挺多,阿尼出场也蛮多的。看到故乡三人组和幼驯染三人组同时出现的时候,真是万分感慨啊......

一不小心,巨人也已经这么久了呢。

以下正文。


三笠最近常做梦,梦到巨人,艾伦,自由之翼,还有许许多多之前的事情。

 

都说怀恋过去是老年人的习惯,三笠一点都不老,她还能活的时间远比她已经活的时间要长。可是,那么多的未来,却一点不能让她兴奋起来。

 

清晨的鸟鸣总是欢快,三笠醒的早,也许是镇子第一个醒来的人,但她并不起床。她在整个镇子的寂静中,睁着眼睛回想自己的梦或是过去的事情。这两个东西常常是重合的。有时候她坐起来,有时候干脆就躺着。直到其他家里,锅碗瓢盆的声音,洗漱的声音,孩子哭泣的声音,一个接一个的响起来之后,她才下床。明明什么都还没做,就已经开始疲惫了。

 

当然,三笠是可以什么都不做在床上躺一天。没有人会因此责怪她。她是英雄。而且,她还是为数不多的存活下来的英雄。

 

但今天不行。今天是阿明的忌日。三笠简单地梳洗了下,拿上桌子上的昨天买的小白菊,走到了阿明的墓地。赫里斯塔已经在那里了,金发被随意地扎了起来,没有平日里女王的气势,孤零零的身影显得有些孤单。

 

“你来了?”

三笠点了点头,“你来得很早。”

 

艾伦是在战争中死去的。阿明活了下来,但巨人之力的副作用让他老得很快。去年走的时候满头白发。战争结束的时候,赫里斯塔让她留在皇宫里,但三笠和阿明都拒绝了。三笠明白赫里斯塔的意思。那一批人里,留下的也只有她们几个了。但三笠想了想,还是决定回到镇子里。

 

“等我老了之后吧,”三笠说,“也许我会待在这里的。”

 

赫里斯塔笑了笑。三笠看着那个笑容有些难过。三笠看见赫里斯塔最开心的笑容是在训练兵团和自由兵团的时候,虽然那个时候这个金发的女孩子也背负着沉重的秘密。自从知道尤弥尔走了之后,赫里斯塔的笑容里就少了些东西。

 

而对于三笠来说,她似乎没有这样突然的一个,改变的时刻。或者说这样的时刻太多了。目睹母亲的死亡是一个。巨人的第一次入侵也是。艾伦的死也是。但是除此之外呢?

比如说踢下阿尼的那一刻。

 

阿尼。

 

三笠每次想起这个名字心情都十分复杂。她们之间的交集不太多,阿尼甚至没有加入自由兵团。当然,加入哪个兵团对她来说都只是任务的需要。那时候的三笠还不知道这一点,虽然她已经知道这个金发的擅长格斗的女子身份并不简单。三笠捡到了那个带有锋利刀片的戒指。

 

阿尼第一次吸引三笠的注意,是在104期刚开始的时候。毕竟女孩子只有那么几个,即使不熟,彼此也是认识的,更何况阿尼还那么强。后来艾伦老是去找她,三笠也就多关注了她些。这个习惯持续的太久,以至于到了后来,三笠已经分不清楚她究竟是因为艾伦才注意阿尼,还是只是单纯地被这个特别的女孩所吸引了目光?

 

所谓的“梦幻格斗”该是个契机。这个有点羞耻的名字是三笠后来听别人说的。她不太喜欢这个名字,但挺喜欢别人把她和阿尼并列起来。其实其他人不知道的是,“梦幻格斗”并不止这一次。阿尼是喜欢格斗的,三笠知道。她渴望一个势均力敌的对手,刚好三笠也是。

 

如果白天的训练不太累,如果两人的眼神刚好对上。这是一个心照不宣的约定。但是,后来三笠回想她和阿尼的对话,却是少得可怜。她们俩之间总是沉默的,即使是在一场大汗淋漓后一起躺着看树梢的月亮。

 

也就是不言不语地看月亮而已。

 

阿尼在隐瞒着什么,三笠知道。但是这里的人谁没点秘密呢?一直到很后来,三笠才知道她的秘密是什么。那个时候,三笠只觉得阿尼应该是很辛苦的,因为她能感觉到阿尼的紧绷。那种掩盖在冷漠之下的紧张。

 

阿尼唯一放松的时候,三笠想,大概就是格斗的时候。虽然身体是累的,但精神却高度集中,没时间去想其他的事情。也就是因为想到了其他的事,所以三笠有时会输。怎么说呢,阿尼那双湛蓝的眼睛,一旦陷进去,真的很容易走神。

 

“这就是你的武器之一也说不定。”三笠有一次突然对阿尼说,倒在地上的时候,没头没脑的一句。

阿尼白了三笠一眼。

 

明明被白眼了,但三笠却很高兴。能在阿尼面上看到点表情很难得,但为什么要因此高兴,三笠也不知道。

 

后来阿尼加入了宪兵团,那一晚是她们最后一次的格斗。两个人都拿出了十分的劲。最后分别的时候,轻轻地拥抱了一下。三笠以为阿尼要说什么,因为她甚至都感觉到了阿尼抱着她的手在微微地颤动。

 

但是没有。

 

哪怕是连一句“再见”或者“保重”这样的客套话呢?

 

但是,什么都没有。

 

再见的时候,就是阿尼作为女巨人的姿态了。下水道里,三笠记得当时艾伦不愿承认阿尼是女巨人。对于三笠来说,这一点倒没有那么难以接受,而带了点恍然大悟的意思。谁说朋友就一定不可能成为敌人呢?

 

艾伦巨人化后有没有故意放水三笠不知道,反正她是没有的。当时的她太年轻了,一种强烈的求胜欲与报复心理使她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力量。她只想着赢。甚至,三笠忘了这是一场真正的战斗,是要赌上性命的你死我活的战斗。她在恍惚中还以为这不过是另外一场,小树林里的月光下的对决。

 

如果阿尼一定要输给某个人的话,三笠想,那个人一定是我。

 

也只能是我。

 

但是,胜利的快感只持续了瞬间。在她说出那一句,“掉下去吧,阿尼”之后,她突然惊醒过来。她看到了那双曾经无数次使自己失神的湛蓝的眼眸里,露出的绝望。她意识到自己对阿尼做了些什么——她毁了她的一切。

 

其实,在阿尼水晶化后,三笠有去看过她一次。阿尼在蓝色的水晶里面睡得那么好,那么放松。那是三笠从来没有见过的模样,就像一个真正的小女孩。三笠什么都没有说,静静地看了一会,就走了。

 

后来战争的时候,水晶被偷了回去。再次见到女巨人的时候,里面的那个人已经不是阿尼了。是不是那个人,三笠一眼就能看得出来。“太蹩脚了,”三笠一边利落地切下后颈一边想。果然,那个狼狈地躺在地上的男孩,没有一点比得上那个人的地方。

 

“她呢?”三笠把刀放在男孩的脖子上。

 

男孩有点惊慌,“谁?”

 

“阿尼。”

 

“她早就死了……”

 

三笠愣了一下。战争中死了很多人,很多她再熟悉不过的人。但是,为什么阿尼会死呢?明明那个人那么强,强到毫无生路的时候都能把自己天衣无缝地包裹在水晶中,这样的阿尼也会死吗?

 

三笠有点恍惚。

 

她从来只想过阿尼会输,没想过她会死。在战争里,这样的念头太可笑了,再强的人,死也是最简单不过的事。三笠一直到知道阿尼死了,才发现自己竟然有这种念头。

 

好一会儿,三笠才发现男孩一直在打量自己。

 

“你看我干什么?”三笠皱了皱眉头。

 

“我认识你……”男孩喃喃自语,“你就是阿尼前辈记忆里那个人……”

 

“她喜欢你。”男孩突然说,“我知道,阿尼前辈喜欢你。”

 

这句话成了三笠心里过不去的劫数。

 

那一阵子她做的梦最多的就是关于阿尼的,反反复复一个场景,是她俩在小树林格斗完躺在地上,阿尼侧过头来对她说:

 

“我喜欢你。”                             

 

无声的梦境,三笠能看到阿尼嘴唇的动作和那双眼睛里的温柔。

 

如果当晚是个好梦,那么就到这结束;如果是个噩梦,画面就会一转,变成她点在阿尼额头上的那个镜头,那双湛蓝的眼睛里满是绝望。

 

然后三笠就会惊醒过来,再也睡不着。

 

睡不着的时候,三笠忍不住揣测着阿尼当时的心境。譬如,在小树林里两人一起看月亮的时候,她在想着什么呢?在告别的拥抱的时候,她在想着什么呢?在被自己割下手指踢下城墙的时候,她又在想着什么呢?

 

还有,她是什么时候发现这份情愫的呢?

 

三笠觉得她肯定没有自己那么傻。

 

但有时候,三笠又希望她傻一点。


关于她和阿尼的关系,三笠想过很多种,唯独没有想过这一种。但是这样一说,她又觉得再自然不过了。很多事情一下子就得到了解释,比如说,阿尼最后的没有说出的话,又比如说,她为什么即使身体不舒服也从不愿意缺席与阿尼的每一场格斗。

 

但是这个恍然大悟来得太晚了。

一直到这件事情都完全结束了,三笠才知道,原来它曾真实地发生在身边。

 

战争结束后,三笠始终没有结婚。所有人都以为她是为了艾伦,三笠也从来没有解释过。

 

赫里斯塔和三笠在阿明的墓前,沉默地站了一会。

 

“日子还长着呢,”赫里斯塔劝她,“找个人陪着,也好过些。”

“那你呢?”三笠只问了这么一句。

 

赫里斯塔垂下了眼眸,不再说话。

 

是啊,日子还长着呢,三笠想。可是,那么多未来,好像一点都不能让她高兴起来了。

 

“得好好活下去啊,”觉得气氛有点沉重了,三笠笑了笑,“连带着他们的份。”

 

他们,这里面有太多太多的人了。那个总想着把巨人驱逐出去的少年,那个梦想着有朝一日看海的少年……
还有,那个冷漠而又温柔的少女。

 

赫里斯塔轻轻的点了点头。“是啊,得好好活下去。”


有一瞬间,三笠看着赫里斯塔耀眼的金发,有些恍惚。金色那么好看,但是又那么容易消逝。佩特拉,爱尔敏,埃尔文......


但那个人的金发是独一无二的,是温柔的也是闪耀的。

 

清晨的鸟儿还在树梢上叫得欢快。

远方,旭日正东升。


评论(5)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