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时

我爱笠尼
我爱女孩子

上京

情绪是很容易变化的东西。如果不及时的保留就会风一样快速的溜走。就好像,昨晚还时不时的抹眼泪的伤感,在车上哭过一场后,就已经消失无踪了。机场安检的时候,想的是今天晚上大概可以约一场球。

照片和文字都可以保留下曾经的情绪。昨天晚上就想写的东西,今天在机场想大概是写不了了。在飞机上好像又感受到一点点怅然,比难过要更轻一点的情绪,俯瞰着这个充满高楼的城市。趁此机会就写点东西,虽然只有百分之十二电量的笔记本确实让我非常紧张。

其实这个寒假都没有正正经经的干点啥。

带回去的两本教科书没有好好的学习,反而是看了两本小说。

篮球也没有好好打,先是自娱自乐地玩了几天然后被丢到一群初中生中。最后还被请吃了饭,可以说是赚到了。

连动漫都没有好好追,京紫让我有些失望,国家队上了又下,下了又上,citrus也只是无聊的时候看看。反倒是之前没有计划的【比宇宙更远的地方】出乎意料的很不错。自从知道有百合这种东西后,看【魔卡少女樱】的重点就完完全全的转移到知世身上去了。

干的最多的事情,大概就是躺在有电热毯的床上,百无聊赖的玩手机。在确实不知道玩什么的时候,去看旁边躺着的妈妈在怎样百无聊赖的玩手机。

至于春节那几天,就是到处吃到处吃,看了两场电影,没别的了。

坑没填,晋江没看。

相比起自学编程的同学,可以说是非常咸鱼的一个寒假了。这让我想起我的那个没有作业的暑假,好像也是这样迷迷糊糊的过去了,最后是到了玩的心安理得的地步——躺在沙发上看着窗外的蓝天发呆,想大概以后也很少机会看到这一片天空了。

上次上京心情不太好,因为漫展的事情。这次没有这些,所以是很单纯的有些难过。说起漫展,有了对象之后好像也没那么大的吸引力了,如果今天暑假还有的话也不是非去不可了。

也许,正是因为过得这么咸鱼,才这么不想走吧。

感到非常难过的时候,是在前天去买菜的时候。

和妈妈一人骑了一辆自行车,让我有机会好好的看看这个我生活了12年的小城。阳光又好的出奇,春天大概要来了(可能北京的春天还远着)。熟悉的道路和商店,莫名其妙就很想哭。其实我完全没有想到以前在这里发生的,那些回忆,只是觉得非常熟悉。

在卖菜的地方,有一个婆婆(或者是阿姨),在她的店门口打盹。盖着脏兮兮的小毯子,穿着厚厚的羽绒服。杂货店特别旧,就在我想这样究竟赚不赚的到钱的时候,抬头看见了“铺面出租”的牌子。

我想起了在北京看的动画电影【大世界】。

里面描写的三四线城市居民的生存状态让我全程都很难过。灰尘漫天的公路,把头发染得五颜六色的在路边开台球馆的年轻人,鼓点震天的大功率音响。工地上喝着小酒吹着牛皮的中年男人和买菜时锱铢必较,露出狡黠而世故的微笑的中年女人。

一起去看的同学说,这就是他们的生活。他们并不觉得苦的。
我说,正是因为他们不觉得苦,我才难过。

在青白江这个郊区的小城里面,我生活了六年。高中的三年是完全不一样的,在成都市区一环内的三年。在北京的四年也会不一样吧,在海淀区五道口旁边的学府里。

在高中我就很少看到盛开的油菜花了,但是在我初中每天上学的那条路边,油菜花还是每年都在金灿灿着。无论我是不是还在经过。

小城给人的感觉总是很复杂。

与自然与土地的亲近是有的,落后的发展中的失落也是有的。但这些,都只有在你走出它的时候才能感觉到。那些一辈子都生活在这样小城里面的人,就像【大世界】里面的一样,他们觉得这样生活再正常不过了。其他的生活方式也是有的,通常存在于以“我某个同事/朋友/亲戚的儿子/女儿/侄女/侄儿在外国上班,好家伙……”为开头以“时间不早啦该去接我孙儿啦。”为结束的对话中。

那些生活方式遥远的就像另一个宇宙,不会对他们的日常造成一丝一毫的波动。

而我,既觉得他们幸福,又为他们感到难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