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时

我爱笠尼
我爱女孩子

【笠尼】日常(一)

昨天晚上上完电电习题课一出来就发现有些不对。

都清明了为什么还会下雪啊?明明前几天都在穿短裤了。北京真是个我搞不懂的城市。

因为天气的原因看到很多同学骑车摔倒。所以有了这个梗。写的是很普通的大学日常(但我好像还写了点情节出来,其实这不是我的本意)。


以下正文。


这几天的北方天气奇怪。前几天二十好几度,傍晚突然下起了雨夹雪,仿佛去年冬天没下的雪都要给补上似的。


三笠没带伞,去上课的时候还隐约有点阳光,上完了课出来一看自行车全湿了。湿了就湿了吧,卫衣的帽子一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天气冷,三笠骑得快了些,地上湿滑,在一个拐角的地方直接给摔了出去。


也不全是因为骑得快。当时另一辆自行车突然出现在拐角,三笠想避,方向一下子歪了。摔是摔了,避也没避开,两个人的车把纠缠着一起倒了。


三笠从湿漉漉的地上爬起来的时候还有点晕,摔在大礼堂前面的草坪边上,刚刚被剃过的草茎味道浓烈,熏得她想吐。进大学半年多,天天骑车,这是第一次摔。摸着头醒了十几秒,才反应过来还有个人也摔了。于是赶忙看地上找人,人早就站起来了,正在看车摔坏了没有。三笠也没管自己的车,先把“对不起”给说了。


“没事。”


这话怎么说的怪怪的,三笠想。她又看了面前的人一眼,反应过来这肯定是个留学生。金发看起来不像是染的,肤色的白皙在雨雪中也没丝毫变化,最明显的是脸部的轮廓,肯定是动刀子动不出来的效果。


三笠正把自己的车给扶起来,旁边又有两辆自行车撞在了一起。这拐角是有点玄乎,三笠晕晕的,反应过来人家已经走了。三笠愣了愣,往地上一看,看到一个黑色的卡套。是那人的学生卡。证件照难得的挺好看,名字是阿尼·利昂纳德。

 

这半年来,三笠朋友圈里丢学生卡捡学生卡的都不少,但她还真没想到自己也有要发票圈的这一天。晚上洗了澡坐桌子前,有点新奇的拍了照准备发的时候,室友凑过头来看了眼。


“这个学姐真好看诶,哪个专业的?话说你发票圈不给人家照片打码吗?”

三笠看了她一眼,伸手把学生卡给遮了,一点也不给看。室友气的两只手都上了,隔着毛巾狠狠地揉三笠的刚洗完的头发。

 

票圈的效率是挺高,不到一个小时就有人给三笠发私信。是尤弥尔,说这人是她女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学姐。大学就是这样,两个人之间绕来绕去总能产生点什么联系。于是三笠就借着这点联系,连着加了好几个人的微信,终于加上了本人。


三笠在被窝里看着消息栏里面突然多出来的头像沉思。头像是风景画,昵称是阿尼。三笠想了想,给了一个最普通的专业加名字的备注。对面发来第一条消息是问验证消息里的“无”是哪个系的简称。三笠老老实实地解释是前身为无线电系的电子系,对面安静了一下,估计是在改备注。


很快第二条消息就过来了,说谢谢她,问她什么时候有时间。三笠第二天没什么课,阿尼说她下午有个社团活动,结束了就来找三笠拿卡。三笠一边在这边说好,另一边跑去问其他人阿尼参加的是什么社团,问到了是格斗社。


等了半天阿尼那边是没消息过来了,三笠把数据关了微信退了,脑袋从被子里钻出来。已经熄了灯的寝室从走廊透进来黄色的光,楼下还有谈笑的声音。三笠凉了凉焐热的脸,睡了。

 

第二天天气还是不好,雨雪是停了,但冷风一阵一阵,地也没干。三笠这次骑车小心了,骑到东操,费了点功夫找到地下面的活动室。三笠以前没来过这。外面冷的得穿棉外套,进了活动室汗味一下子起来,熏得三笠晃了一下。


三笠没有参加任何社团,平时教室图书馆寝室三点一线,见到这男男女女热火朝天的训练,一时有些新鲜,又有点紧张,不自觉握紧了手。寻找着自己要找的人,三笠一边四处看着一边往里走,金色的头发很显眼,要找到并不困难。


在看到阿尼的时候三笠愣住了。

和阿尼练习的那个人三笠太熟了,熟到只看到背影也只需要一秒就能认出来的地步。艾伦。三笠在心里面默默的念着这念过千百遍的名字。

 

艾伦和阿尼的差距挺明显的,一次又一次地被摔在地上,但他总是能站起来。三笠默默地看了一会,拿不准自己要不要上前了。就在她纠结的时候,有人大声叫她。这一叫,阿尼和艾伦都停下来了。


三笠一看,是同系的学长,笑嘻嘻的走了过来。三笠感觉到了脑后的两道目光,心情复杂地和学长寒暄了两句,然后缓慢地转过了身。

 

艾伦那双绿色的眼睛里面是惊讶。三笠觉得或许还有些负面的情绪,就像她经常在其中看到的一样。

“你干嘛过来?”艾伦皱着眉头。“我不是说过别缠着我吗?”


这句话说得有点大声,不少人都停下了动作看了过来。不过三笠已经习惯了,她轻声解释自己不知道艾伦也在这里。

艾伦抿着唇,不说话。

 

沉默总是令人尴尬,打破尴尬的是阿尼。


“阿克曼同学?”阿尼用毛巾擦了擦汗,“是你吧?你是来找我的吗?”


三笠愣了愣,把目光重新放回阿尼的身上。阿尼的身材很好,穿着运动背心和短裤,匀称而富有力量的感觉让人觉得生机勃勃。因为刚刚格斗完,汗水很多,肤色也多了几分红润。一时间,倒是让三笠移不开眼了。


“啊?啊,是的。”三笠说,“还你学生卡。”


“麻烦你了。”阿尼说,她看了一眼垂着头的艾伦,“我请你吃晚饭吧。”

三笠说好。

 

三笠被带到了更衣室。阿尼毫不在意的在她面前换着衣服,三笠偷偷的看了一眼,又低下了头。

“艾伦是我弟弟。没有血缘的那种。”三笠说。

阿尼的动作停了一下,“艾伦?”

“和你练习的那个人。”三笠解释道。

“耶格尔同学?”阿尼歪了歪头,看向三笠。

“嗯。艾伦·耶格尔。”

 

阿尼请客的地方在负一层。比不上外面的西餐厅,但比吵吵嚷嚷的食堂还是要好得多了。三笠和阿尼的话都不多,三笠有些心不在焉。吃完了两人分开了,三笠看着阿尼走远的背影,她想了想,还是掏出手机在微信上发了个“谢谢”。


“谢什么?”阿尼回复的挺快。三笠有些感慨,两个人明明刚刚才面对面,有些话却还是要通过手机来说。

“谢谢你今天为我解围。”

“其实我没太听懂你们在说什么。”

三笠看到这诚实的话不禁弯了嘴角,因为艾伦而一直持续的低气压终于少许回正了些。

“阿尼·利昂纳德……”三笠看着傍晚灰色的天空叹了一口气。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