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时

我爱笠尼
我爱女孩子

Merry Christmas

搬一些文过来吧。
我是真没想到有人追我都追到贴吧去了。没办法,那边大概不会怎么更了。
 
三笠×阿尼
 
圣诞贺
 
三笠一直觉得圣诞节不过是一个商家为了营销而炒作出的一个噱头罢了——身为绝对的无产阶级,三笠表示一个不能带来放假的节日毫无意义。
 
就这一点来说,三笠觉得自己身为龙的传人,非常热爱中华传统文化——而至于自己身上另外一半的英国血统,她选择性忽略掉。
 
但是,当三笠今天快要被满街的红绿色调闹得色盲,以及被“jingle bell”的魔幻旋律成功洗脑的时候,她不得不承认自己在对待圣诞的态度上可能是少数派。
 
“伟大无产阶级革命领袖列宁同志曾经告诉我们,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中。”
 
当然,这种想法是不能暴露人前的,特别是当你有一个西洋女朋友的时候。
 
“主在这一天降临人世,而百姓即将得到拯救。”
 
三笠承认阿尼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真的很美,特别是当那双湛蓝眼眸里闪烁着神圣的名为信仰的光芒。
 
但这并不能让三笠产生除了“可能天使是真的存在的”以及“好想吻上去”的其他任何想法,事实上,她也真的践行了后一种。
 
然而,迎接她的却是雷恩哈特家族有名的遗产——就是那种她的双手轻轻地搭在你的手腕上,正当你浮想联翩之时却突然被摔在地上,发现自己可以从两腿之间看见美丽而广阔的天空的一种奇妙的格斗术。
 
三笠对于阿尼大义凛然的“亵渎神明”的指责表示很无辜,毕竟自己可是个绝对的无神论者——不过为了不遭受进一步打击,三笠聪明地选择了沉默。
 
想到这里,三笠心里一动。

就像魔法一般,三笠要等的公交也出现在不远的拐角处,缓缓驶来。

一直到这里,三笠的心情都算是很不错。

下一秒,当她看见车上的人数时,非常轻微的,皱了一下眉头。

虽说是上下班高峰,这快要把公交都挤爆的人数也太夸张了吧——难道这也与圣诞节有关?

一边先活动活动关节做好一场大战的准备 ,三笠一般默默地想,自己对圣诞的不喜又多了一个理由。

于是所有等着公交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人们都见证了这奇迹般的一幕——一个裹着大衣,穿着高根的黑发女子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冲向了车门,期间带起的风带起了十五个女生的刘海,然后在开门的一瞬间,轻盈地跳上台阶,又像在水里游动的鱼一般,顺滑地从人群之间挤过,没有遇到任何阻力似的,站在了一根扶手边。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不到十秒。

很多人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失望着自己 未能留下照片或录影,但依然拿起手机激动地发起了微博。

见此,三笠依旧面无表情,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一群杂修”的傲气。

她伸出手,颇为严肃地理了理自己的围巾。
 
然而,嚣张气焰在十分钟后荡然无存。
 
“Damn……别挤过来啊……”
 
三笠可以做到在走走停停的公交上岿然不动,但并不代表其他人也可以。
所以每次公交停站或启动,车里就像波浪一样起伏——还顺带着此起彼伏的咒骂声,尖叫声……
 
三笠发誓,如果是一个男人靠了过来,那么她并不介意地把那人一脚踹开;但当对象变成一个柔柔弱弱穿着校服的女高中生,这样做似乎是不太合适的。
 
看着女高中生身边还有个大箱子,三笠真心怀疑这人是不是来报复社会的。
 
尽管不好发作,三笠依旧非常不满。
 
三笠唯一还着保持的西方人特点大概就是对私人空间执念般的坚持。
 
关于这点,三笠曾和阿尼讨论过。
 
“我厌恶别人和我有身体接触。”
  
“……”阿尼翻了个白眼。“那么关于你不分时间不分场合的动手动脚一定是我在做梦吧。”
 
“阿尼你重复一遍我的话?”
 
阿尼表示很无力。
“你厌恶和别人有……”
 
“所以说,你算别人吗?”
 
三笠对自己的机智很满意。
 
但现在,三笠真的要受不了了。
 
“这个女生是把我当做扶手么?”
 
三笠也明白愤怒毫无用处。就算自己身手再怎么敏捷,也不可能窜到车顶上去吊着,或者飞身从玻璃窗跳出去。
 
所以她准备平心静气——看向被人们呼出的热气模糊了的玻璃窗。
 
三笠看到了街上一个穿着校服的学生,他用力地把修长的腿甩出去,一步又一步地走着,仿佛怎么都不会疲倦似的。
 
这就是年轻人的朝气啊,三笠感叹。
 
很巧,他身上的校服,似乎和三笠高中穿的那件一模一样。
 
三笠想起第一次见到阿尼——也是在高中的时候。
 
“同学们,今天我们将迎来一个新同学,她是从德国转来的留学生……”
 
当时三笠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
尽管其他同学对新同学很感兴趣,但考虑到三笠本身就是个混血,她当然不会觉得
一个外国人很新鲜。
 
后来,她才慢慢发现,这个看似冷漠的德国同学其实,很有意思。
 
……
 
当三笠从回忆当中清醒过来时,她发现自己马上就要到站了。
 
轻快地跳下车,冰冷的空气让三笠感觉重获新生。
 
冬天的六点钟,天已经昏暗了,但路灯还没有开。只有居民楼里星星点点的黄色的灯光,把三笠呼出的白气刻画地格外清楚。
 
广场上的大圣诞树还没来得及打开灯光,显得有些冷清。
 
当三笠可以想像再过一个小时,它流光溢彩的样子——这里还会有许许多多的情侣,牵着彼此的手,用温柔而炽热的目光注视着对方,甚至他们会缠着同一条长围巾,或者把手伸进对方的温暖的大衣口袋里,十指紧扣。
 
不管是什么节日,能和心爱的人一起,心里都该是格外欢喜的吧。
 
三笠突然很想回家去。

很想见到她。

很想对她说一句“Merry Christmas”

不清楚这种如同高中生初恋般幼稚的悸动怎么会出现在已经交往五年的自己身上,但那种心里急迫的渴望是真实存在的。
 
三笠紧了紧围巾,快步赶回家去。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