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时

我爱笠尼
我爱女孩子

乒乓球一点都不可笑嘛(一)

依旧是最爱的笠尼

这是手头上的一篇。慢慢更吧。

“现在我宣布这次参加奥运会的名单。”
“……女单,三笠•阿克曼……”

听到自己名字的三笠连眉毛都没动一下。
待到教练宣布了解散,大家才松了口气,稍微活动下手脚。

三笠所在的国家是乒乓大国。但即使在竞争激烈的国家队,三笠也表现出众,是倍受期待的新秀。
三笠是一年之前从二队调上来的。其实要是没有发生一件意外,她会升得更快。二十刚出头,这次也是第一次参加奥运会的三笠如同还没淬过火的剑,锋利有余,韧性却不足。教练这次的安排也颇有些让她见见世面的意思。拿到个好名次,一战成名固然可喜,发挥失常也还有前辈们顶着呢。

三笠倒是没想那么多,既然拿到了参赛资格,好好打就是了。

“喂,我说三笠,你真的不激动吗?那可是奥运会诶!”
三笠微微皱眉,一个突然的近台快抽结束了这个球。“萨莎,练习的时候就好好练。”
被批评了的红发女孩却毫无沮丧之意,反而索性放下了球拍,蹦蹦跳跳地绕过了球台。
“但如果我有机会参加奥运会的话,一定会高兴得睡不着觉的。”她睁着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三笠。
“……会有机会的。”三笠顿了一下,这样说道。

萨莎几乎和三笠是同一时间来的一队,这个活泼的女孩很快就和年龄相仿的三笠混熟了——虽然也许只是单方面认为。
“果然三笠还是太强了。”萨莎有些羡慕地说,“力量大到不可思议。”

这话一点不错。
三笠最突出的长处就在于力量和步伐,其中又以力量更为优秀。天生强壮且富有爆发力的手臂完美地保证了每一个攻球的力度,对于本就力量处于弱势的女球员是一种强大的压制。这是天生的优势,别人只有羡慕的份儿。
有传言,自从三笠来了国家队,乒乓球损坏的速度明显上升。

“萨莎的……”不善言辞的三笠有些笨拙地鼓励着队友,“假动作很好,预判也很准。”
“那当然。”说到这点,萨莎明显自信了许多。“不过对于对手的预判,我总觉得是种天生的直觉呢……”
“这是天赋。”

天赋,这对于大多数运动员来说,是一个苦痛的词语。
很多时候,热爱和勤奋并不能换来对等的回报。因为天赋的存在,每个人在出生的那一刻就被注定了所能达到的极限。
这也就意味着,有些人的高度,是你再怎么努力也无法企及的。

世界上最悲哀的不是失败,而是失败的必然性。

“对了,三笠。”萨莎突然神秘地凑近三笠的耳朵。“你说,这次奥运会是在哪举行?”
“这个你都不知道么?”
“我的意思是,这样,不就是那个家伙的东道主了吗?”

萨莎的话模糊不清,但三笠知道她的意思。
那个家伙,是指近年表现活跃的乒乓球选手,阿尼•利昂纳德。而这次,奥运会刚好是在她的国家举行。

三笠的国家一直在乒乓上呈现绝对的强势状态,但五年前出道的阿尼打破了这样的格局。
体型娇小,但手腕异常灵活的她凭借对身体重心的调动,结合手臂,腰部等多处位置的肌肉,巧妙地弥补了自己力量不足的
劣势。
特别是她的手腕功夫,精细到了极点,一个微小的角度偏差便可能产生完全不同的落点,常常令对手无法预判。

前年,她甚至从三笠的师姐们手上抢到了一个世锦赛冠军。
不过今年她却没有任何动静。准确来说,去年夏天开始她就没有参加比赛,彻底消失在了公众的视野。
没有人知道原因。
这次奥运会她会不会出战,也不清楚。

“三笠,萨莎!”
“是!”

教练的呵斥声突然炸响,两人反射性地立刻站直了身体。
“在聊天呢?这么闲,不如休息后加练一个小时?”
笑咪咪的老头如是说道。

“是。”两人都低着头,直到教练走开。
萨莎有些心虚地瞟了一眼了三笠,不满的嘟嘟囔囔,“我看老头子专爱整人。”

这话还真说对了。
国家队教练年纪挺大,现在看起来不过一普通老头儿,当年却也曾是世界冠军。
他执教风格也独特,天天在训练场山背着手漫漫踱,指不定什么时候突然就出现在身后,幽幽地指点上一两句。
脾气好是真的,心黑也是真的。平日里惩罚半点不少,全是笑眯眯地说。俗话“伸手不打笑脸人”,被罚了的队员也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吞。
但他的执教水平无人敢质疑,带出来的冠军数不胜数。这只国家队也是他一手带出来的,和队员们关系好着呢。别看平时女孩们平时总爱拿他开涮,换作别人,敢说这老头一句坏话,绝对争到脸红脖子粗。

“行了。”三笠打断了萨莎的话,“快回对面去,继续练球。”

训练场内又只剩下鞋摩擦地板和乒乓球弹跳的声音。
正手对拉的节奏性很强,身体起伏有致,并不算累,就是练手感和固定姿势。三笠动作几乎不变,十几分钟下来,竟也有点走神。

三笠看过阿尼拿世锦赛冠军的那场比赛。她那场状态很好,几个关键球角度非常刁钻,几乎全是死角。

但三笠的记忆点却聚焦在她的赛后采访上。她用毛巾擦着汗,脸上没露半点欣喜,回答也都是五六个字。

“高兴啊。”
“状态挺好的。”
“感谢我的教练吧。”
“会继续努力的。”
……

面对镜头不急不缓,甚至有些冷漠,好像拿了冠军不算什么了不得的事,反而是他人的激动兴奋显得可笑。那模样,别人看了不舒服,三笠更是火大。

其实要说三笠和阿尼,还挺熟的。三笠在省队的时候,她们就见过面。阿尼作为请来的国外选手和队员们练习,那时她还不很出名。
当时三笠是没有被安排和她比赛的。
但阿尼人生地不熟的,到处乱走,偏生看到了三笠在空无一人的练习室对着发球机练球,两人就过了过手。

私下打几个也没什么,关键在于打着打着球,不知怎的,就演变成了打架。
得,阿尼是客人,咱管不着,但你三笠总是逃不了吧。这事要说严重也挺严重,这算暴力行径,是不尊重对手,还丢了国家的脸面。行吧,处分,检讨,禁赛,轮着来。要不是这事,她早就到国家队去了。

从此以后,三笠和阿尼也没见上面,顶多三笠透过电视看看那人的比赛。一边看一边不爽,过节没过去,反而越积越深。加上阿尼又抢了三笠师姐的冠军,新仇旧恨,这梁子是彻底结下了。

这次奥运会,你不来就算了;你来了,没碰上我,也就算了;你要是碰上我……

三笠这样想到,手上抽球的力道又加上了几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