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时

我爱笠尼
我爱女孩子

乒乓球一点都不可笑嘛(四)

三笠×阿尼

在回宿舍的路上,纪冉很难得地安静着。夕阳的光芒毫无遮拦地铺满平整的地面,涂抹在棱角分明的青灰色大楼上,两旁的行道树也被染上了些色彩。

三笠默默地数到五百一十六步的时候,终于决定开口。
“你会害怕吗?”
三笠的声音很轻,音量刚好让身边的人能够听到,但也可以装作没有听到。

等了好一会,就在三笠以为纪冉不会在回答的时候,纪冉开了口。
“大概……是的。”

“再怎么说这也是奥运会啊,输了,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纪冉侧头给出一个明亮却有些勉强的笑容。“想想看,乒乓球的赛场上,升起最高的国旗的不是咱们的……这一点都不好玩,是吧?在我之前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在我之后也不会。当然……我也不会让它发生。”
三笠只是安静听着,没说话。
纪冉的侧脸沐浴在夕阳里,轮廓清秀,不复平常的插科打诨,突然严肃起来的面容让三笠觉得有些陌生。

纪冉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在餐厅的时候,我看到她完完整整地站在我面前,和一年前拿起奖杯的样子一模一样……眼神,动作,声音,全都一样。我的确有一瞬间害怕了。”
三笠依旧沉默着。
果然,无论人前再如何风轻云淡,这件事始终还是纪冉的一块心病。
一个人谁都可以欺骗,唯独骗不了自己。

真的是输不起了。

纪冉突然停下了脚步,很自然地,举起了手,透过手指的缝隙,对着夕阳的橙光微微眯起了眼。
“人人都有恐惧的东西……但是……我将会超越我的恐惧。我将会打败她……是的,就是用这只右手。三笠,你相信一个人的命运是藏在掌纹里的吗?”
三笠摇了摇头。

纪冉的笑容慢慢扩大。
“我也不相信。但我相信我可以用这双手决定未来。”

再次迈出步伐时,两人间的气氛放松了许多。
“祈祷不要让我先遇上她吧,否则你就不会有报仇的机会了。”三笠突然抛出一句话。
“别太自大了,年轻人。”纪冉故作老成的一本正经,“连你最最厉害的师姐我也曾输掉呢。”

三笠在一瞬间有了一个念头,她明智地不打算说出来。实际上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念头是打哪冒出来的。

不想让阿尼输。
三笠发现自己竟然……不希望阿尼输掉。
三笠无法想象那个高傲的人会在何时低下自己的头颅,就像无法想象一头雄狮会在何时放弃自己的领地。

她不应该输给除了我的任何人——三笠固执而又没有缘由地这样坚信着。有些荒谬,只不过不正式地打了几个球,何以上升到这样的高度?
但三笠就是这样想的。

奥运会的开幕式进行地非常顺利。
圣火在希腊的奥林匹亚神庙前自太阳而得,熊熊燃烧。主席在高台上滔滔不绝,
三笠却只看着那不断晃动的火焰。
数百位火炬手的接力,几千里的路程,这神圣的普罗米修斯的礼物才得以到达此地。
上千年前的古希腊头戴橄榄枝的传令兵奔走在城邦之间的身影,终于又与今人重合。某些人类最初的精神,最初的信仰,终于又开始在代代相传的血脉里缓缓苏醒。

光明,团结,友谊,和平,正义。
穿越千年的箴言。
就像哈里发王国早已不再,底格里斯河却依旧静静流淌在焦痕的土地上。时间,岁月,最是无情,但总有些东西,不会变,不会忘。

三笠不是没有现场看过奥运会。
但直到现在——直到她亲身穿着国家队队服,站在这片土地上,看着那燃烧的圣火,三笠才真正感受到了何为奥运。
所有人都自发地肃穆庄严,在这里,一个人真的成为了一个人。
展现着生而为人的尊严。

三笠想到了自己。
想到了纪冉黄昏下年轻的坚定脸庞。
也想到了阿尼•利昂纳德淡漠的双眼。
夏日灿烂的阳光让眼睛有些疼,三笠突然有了眼泪。冲动来得幼稚而莫名,却又最真切朴实。

三笠冷静地在第五次叫纪冉起床而不得之后掀掉了她的被子,无动于衷地看着裹在条纹睡衣的人蜷缩成一个球。
“不是说好了今天早上要去看比赛么?”
谁说起床是最痛苦的事?叫一个赖床的人起床才是最痛苦的事。
三笠是真心累。纪冉人缘好,有个国家队的羽毛球队员的朋友也不足为奇;要去看朋友的比赛也合情合理;但昨天晚上千叮咛万嘱咐千万叫她起床的人,现在却依旧会着周公又是怎么回事!

“小三笠不要这么无情嘛……”纪冉抱着枕头口齿不清地嘟囔着。
“你自己说还去不去吧。”
照这情况……

“真的好纠结嘛明明答应了要去看但是又实在不能放弃被窝的挽留啊我不去的话她会不会很不安然后各种失误各种输球啊……”
三笠很佩服纪冉,说了这么多话难道还没有清醒吗?竟然还紧紧闭着眼?

“对了小三笠代替我去吧这样她看见你也是一样的我真是太聪明了票在上衣口袋里面你看着时间去记着别迟到好吧现在就让我继续安静地睡一会……”
“等等……”
还没等三笠抗议,纪冉翻个身,就又睡过去了。
这算是霸王条款吗?三笠有些无奈地想。这样是算自己答应了呢,还是没答应呢?

三笠最终没有抵抗成功自己的责任心。
承诺过的事情就要做到——三笠坚信着朴素的人生信条,即使常常被说成幼稚。

当三笠来到体育馆的时候,座位稀稀拉拉地空着——这只是一场不太重要的小组赛,愿意花钱买票的人不多。
三笠也不喜欢人多的地方。

从从容容地对着门票把座位找到,三笠坐下来的时候看了看手表,和往常一样,提前了十分钟。已经可以看到热身的运动员,不意外地看到了本国队员红色的运动服,似乎很放松地在做压腿。

应该是很轻松的,三笠想。
这场的对手并不具有威胁性,更何况不过是一场小组赛。
不过——三笠还是希望能够看到一场精彩的比赛。三笠知道有一些运动员会在实力相差悬殊的时候适当地“让”一些,但三笠并不喜欢这样做,无论是出于保存实力还是给对手“留些颜面”的原因。譬如说和队里面的人练习,无论是谁,三笠都是要全力去打的。

就在三笠胡思乱想的时候,有一个人把她拉回了现实。
“三笠?”那人微微惊讶,“好巧。”

好吧,三笠觉得自己早就应该想到,像纪冉这种不甘寂寞的人怎么可能一个人孤零零地来看比赛呢?
但是为什么受到邀请的是这个人?

三笠看着来人,深呼吸一口气,尽力让自己看起来友善一些。
“是阿尼啊……你也来看比赛?”

阿尼坐下后简短地解释了纪冉邀请自己看比赛的原因。
“她说害怕自己语言不通,会迷路……”
这……
确实是很有纪冉风格的理由,一如既往的奇葩。

好吧好吧,三笠在心里安慰自己,和这人一起看比赛也不是这么难以接受的吧?偷偷地瞥了一眼阿尼安静的侧脸,三笠觉得她应该不是话多的类型。
这样就好。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