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时

我爱笠尼
我爱女孩子

海,阳光,琴

cp:
米卡莎×亚妮

画风清奇之作
米卡莎第一人称

时间:1938-1939
地点:法国马赛
人设:
米卡莎•阿克曼,犹太血裔的法国人,拥有一家面包店
亚妮•雷恩哈特,德国人,小提琴家
艾伦•耶格尔,法国人,米卡莎的弟弟
其余人默认为马赛当地人

楔子

当我正在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离故事的起点已经过去了很久。流淌着的或湍急或平缓的时间之河中,没有什么特别的与众不同的鹅卵石能不被磨损消耗,记忆亦是如此。可是,它们同时也被波浪和流水冲洗得那样干净而熠熠生辉,在彼岸的河滩上,安静地等待人们回忆起他们的时刻。毫无疑问,现在就是这样的一个时刻。

宇宙诞生一百亿年后,对此的掌声才第一次在历史中响起。大多数时候,在岔路口前,青涩而没有经验的旅人并不会意识到自己的选择在整个时间里所占据的重要位置。更多的时候,命运是以一种悄无声息的方式在你的头上盛开了一朵蓝色的矢车菊,在当时绝无可能发现它的,最多最多,你会嗅到一阵若有若无的芬芳。只有当你已经走了很远很远,驻足停留,回头看看过去,才会惊艳于其不经意间显露的美丽。

写下自己的故事是一趟美妙的旅程。在此间,你回顾,发现,慨叹,感动;你有机会再次了解那些曾被忽略的微小事件,并惊叹于它们在整个事件中所起到的偶然的不可磨灭的作用。我使用了“故事”这个词语,而不是“历史”,因为正如我所说的,我并不能保证我记忆的完整与准确,但我会尽量做到这一点。我不会篡改任何细节,因为我深深地明白,再没有任何比人类历史更加完美的剧作家了。没有一个作家能够超过它,更何况我还并不是。

我写下这些文字,只是为了记录。
在世界上,每一个人都是渺小而卑微的个体,而我,也自认并不是能影响人类历史进程那样的伟大人物。可是,在我的人生中,我自己就是最大的一部分了。我想,至少我能留下一点存在过的证明,就如同砂子被风吹过,也总会漏下一些,聊以为踪迹。或许这本回忆录最后会被一只手轻轻巧巧地扔进火堆里去。但如果在这之前,能有人曾阅读过上面的文字,哪怕是不经意的一瞥,然后想到:“啊,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曾有过这样的事!”
如果,我是说如果,真的有人这样做,那么,也许他或她会很快忘记,他会继续匆匆忙忙地赶向他人生的下一站,但我现在所做的工作也就不是完全失却了意义,在某种意义上,我甚至还会感觉到相当程度的满足。

和其他的回忆录不同,我并没有选择从我的出生开始。原因无他,只不过我人生的前二十年都是那样的平淡无奇,若是写出 ,假使我自己来读,也会无聊到睡着的地步,更何况那些也许将会存在的读者。处于多个方面的考虑,我决定从我二十二岁那年的夏天开始我的记录。

就这样,我啰啰嗦嗦地冗杂了一些文字,如果有人不嫌弃我的拙劣的叙述,不耐其烦地选择继续阅读下去,那么我将不胜感激。

聊以为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