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时

我爱笠尼
我爱女孩子

随想


真的,感觉再不写些什么就要爆炸了。

犹记得去年时的意气风发,考完坐在七里香下面,五月温和的阳光漏在凉凉的石凳上,我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之中,并不感到孤独,反而有感动涌上心头。因为我知道,来自五湖四海的我们有同样幼稚却朴素的热爱。我们行走在同一条路上。

少年在五月的春光里做着自己的梦。

那时的我尚不知道后来会有那么多的事情发生,我以为我可以这样一直走下去,在星期六的早上灌下咖啡,打着哈欠听着动物学植物学细胞生物学;我以为我能打破学校长年的空白,一直带着母校的荣耀走到北京骄傲地说出“树德中学”的名字;我以为我是不同的,我以为这就是我的命运,我以为我正走向我最热爱的人生轨迹。
那时的我以为我可以改变全世界,最后却发现被改变的只有自己。

犹记得和父母的争吵,在车厢后面蜷缩成一个小点,感觉世界这么大夜晚这么黑,再也容不下我一个小小的梦想,再也容不下我一个小小的人。眼泪不值钱地一直往下掉,从温和的劝说到严厉的斥责,从理性的分析到感情的动晓,我只是一边哭到说不出话一边摇头。
我知道的啊,我知道这条路很困难,我知道也许为了高考真的不值得,我知道我没有足够好的教育资源,我真的都知道。
可是我就是喜欢啊。
我就是想干我自己喜欢的事情啊。

我第一次发现我那么喜欢生物,就是在我准备放弃它的时候。
因为痛到了心扉。

后来我还是妥协了。
向父母,向世界,向命运妥协。
父母一边宽慰地笑着一边拍拍我的头,“终于长大啦。”我也笑着,“是啊,我明白了。”
但是我究竟明白了什么呢?
明白了理想主义并不能让一个普通人通体光芒,明白了我所坚持的东西是多么的幼稚可笑,明白了……
笑容满面,却未到心里。

为什么不能再等两年?
是啊,我也在反反复复地问自己,为什么就是放不下呢?为什么这么固执呢?
我也不知道。
我只是单纯地想学而已。
我只是单纯地喜欢而已。
我只是不想在最灿烂的青春三年让生物缺席而已。
但是,我却做不到。
我选择了放弃。
我选择了懦弱。
我选择了在注定的失败前,一条保险而安全的路途。
我自然可以找到很多借口,很多托词,制度不全,资源不好……就像我去年一整年都在做的那样。
但直到现在,直到现在坐在这个位置上,直到再次看到那么多那么多怀揣着梦的少年,直到我泪如雨下。
我才知道,内心的伤口从未愈合过。

我欺骗了那么多那么多关心我的老师,我离开了那么多那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我辜负了那么多那么多人的期望。
我背叛了我自己。
我背叛了我自己的心。
我背叛了我自己的梦。
我背叛了我的理想主义。
我背叛了我那么那么喜欢的生物。

真的够了。

时至今日,我很想说些什么,但我什么都说不出来。我不知道今天与我擦肩而过的人是否在去年也曾与我邂逅,我不知道是否他们的脸上仍洋溢着和去年一样自信的笑容。
时隔一年,再次来到这里,但我知道,有什么东西已经不一样了。
真的不一样了。

懦弱的我所能为你们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为你们祝祷了吧。

愿那些还在奋斗的少年们一帆风顺。
愿所有的人都不用失去做梦的权利。

愿未来的我好运。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