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时

我爱笠尼
我爱女孩子

survivor(三)

米卡莎×亚妮

两人沉默,仿佛整个森林都安静了下来,唯有踩在雪地上嘎吱的脚步声,以及——
米卡莎觉得自己好像听见了什么奇怪的声音。可是,米卡莎皱着眉看了一眼身前人一如往常的背影,如果亚妮都没有提出的话,是不是自己的幻听呢?
但那声音却隐隐有变大的趋势。
米卡莎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亚妮……有听到什么声音吗?”
“有啊。”懒懒的声音。
米卡莎一愣,这态度是什么意思?
注意到身后人的疑惑,亚妮继续漫不经心解释到:“如果我没听错的话,是熊。”

熊?
米卡莎又是一愣。她承认她没好好上过生物课,但是……
“熊不是应该会冬眠吗?”
“确实,但也有特殊情况,中断冬眠的。”亚妮回头微微一笑,“看来我们今天运气很好。”
米卡莎好心提醒亚妮这熊好像是朝这边过来了。
亚妮倒是有些可惜地看了米卡莎一眼,假若是自己一人,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毕竟熊皮还蛮值钱的。不过如今多了一个人,总归还是有些担心,便准备绕条路回家去算了。
米卡莎却是看透了亚妮的犹豫,眼睛一亮。自己走南闯北这么几年,却没见过打猎,刚刚射杀雪兔,潇洒足矣,却是太快,又简单得很。如今一只壮熊恰好迎上来,岂有放弃之理。
米卡莎便告诉了亚妮自己的心思。
亚妮听她这么一说,想米卡莎身体素质并非常人,自己若是行动把稳些,也不至于会有危险。便心下决定,给米卡莎指了棵已落叶的老树,让她攀上去坐着看便好。亚妮看米卡莎动作灵活敏捷,很快便寻了个粗干稳稳地坐了下来,心中暗叹这人还真是适合生活于此。然而这个念头只是一闪,便强行被亚妮压了下去。那人终究要走,想这些徒乱心绪,毫无益处。

亚妮安置好米卡莎,便转身去引那熊。
亚妮没有告诉米卡莎的是,这熊中断冬眠,原因不过两个,一是被大动静吵醒,二是自己饿醒过来。无论哪个,那熊必是暴躁不堪,见人便伤。但亚妮并不怕,曾经她跟着父亲猎过失了崽的母熊,那更是不要命的架势,最终还不是被父亲一枪毙命。
不过……
亚妮看了看自己腰间的箭筒和火枪,皱了皱眉。原本打算不过带米卡莎出来走走,并未带上猎熊的枪,这火枪怕是无法穿透熊厚厚的皮,更不要说弓箭。亚妮转念一想,计上心来。

米卡莎坐在高高的树上,有些期待亚妮的到来。说真的,亚妮这一个星期给自己带来的惊喜,怕是比以前在外一个月的时间还要多。这样一想,米卡莎离开的念头更淡了一些。起码,米卡莎想,得让我完完全全了解了这人身上有趣的东西再走。
这样想着,那声音越发靠近,是熊的怒吼,和重重的脚步。米卡莎紧紧地盯着那声音穿传来的方向,突然,一道飞快的白色身影让她眸色一亮。
是亚妮!
亚妮的速度非常快,在雪地上轻点无痕,紧随其后的是一头庞大的灰熊,摇摇晃晃地向前扑去,眼睛竟是血一般的红色,明亮地闪烁着愤怒。米卡莎不知亚妮是用了什么招数引它来,但明显是把它气的很了。一大一小,一灰一白,熊的脚步虽大,步子却慢,人的步距虽小,频率却快,这样一来,竟有些不相上下,在这雪地上上演一场刺激的追逐之战。

米卡莎正看的有趣,亚妮却逐渐放慢了速度,人熊之间的距离逐渐缩短起来,米卡莎心想或是奔跑太久,有些乏力,不禁在心里暗暗担心起来。
那熊明显也发现了这一点,兴奋地狂吼了一声,愈发加速起来,一双小眼紧紧地盯着眼前的小人,恨不得一把抓过来拆吞下腹。
然而,当局势越来越紧张,距离已经只差一两米的时候,熊已经伸出了爪子准备挥去,亚妮却突然消失了!
米卡莎一愣,明显熊也是愣住了,但脚下的速度却停不下来,直直地撞上了一棵异常粗壮的古树。巨大的声响之后,那树凄惨地呻吟了一声,却还是挺住了这一撞,没断掉。但熊却是疼得很了,竟然像人一样用手捂住了头,哀嚎起来。
而亚妮人呢,却已经好好地待在那被熊撞了的树上,对着米卡莎远远一笑。

米卡莎这才明白过来,原来亚妮刚刚是直接上树了!这计策并不算高妙,但凭着亚妮的速度与灵活,却非常有用。单说刚刚上树时的动作,就连动态视力颇好的自己都没看清动作,真如凭空消失了一般,更遑论那蠢熊呢!
米卡莎的眼里闪过一抹激赏,想自己果然没来错这一趟,失了雪山,却看了如此精彩的表演,一点不亏,便也远远地回了亚妮一笑。
亚妮像是跑得热了,几下褪下厚厚的外衣挂在树枝上,只穿轻薄的里衫,倒更显出她纤细匀称的身材。米卡莎见了,心里竟是莫名一动。

那熊却还在地上哀嚎,亚妮当然不会就这样结束,伸手取下背后的弓,掏出两支铁箭,搭弦上弓,一支连着一支,夺命似的破空而去,目标是那熊的两只小圆眼。
亚妮的计划是,这箭既然入不了厚皮,那就只能挑薄弱的地方进攻,失了视力的熊必然威胁大大下降,再引它到处乱撞,自相损耗,最后再一举刺杀,便可事半功倍。
然而,亚妮却漏算了一点,便是这熊硬生生受了一箭,疼痛万分,狂躁地挣扎了起来,尽管亚妮的两支箭间隔甚短,第二箭却依旧失了一点准头,没能完全夺取熊的视力。
亚妮见状,心内遗憾,却也无法再弥补,只能见机行事。趁那熊还没完全明白过来,哧溜一声滑下了树,又绕到背后的雪地上,对着熊肥硕的后背就又是一箭。

米卡莎见那箭却与刚才的箭不同,刺了进去,也不算太深,血却一直顺着柄流个不停,完全没有停止的势头。
米卡莎瞬间便明白过来,这是特制的箭!这种箭米卡莎曾在北美的印第安人那里见过,箭柄上特意开了一条凹槽,伤了血管之后,便如同开了个血洞,汩汩地向外流血不停,不会像普通的箭一般堵住伤口。这样一来,猎物便持续失血,尤其是运动得越狠,失得越快,最终竟是会生生地血尽而亡。米卡莎这么几年也就见过一次,没想到如今倒是在亚妮的手上再次见到了!

那熊对这一箭倒没甚感觉,只是仍苦于刺伤眼睛的那两箭,凭借着仅存的一点实力,狂躁地四处乱跑起来。亚妮见未能控制住这发疯的熊,心里也是一惊,连发几枪,希望能抢回它的注意力。但那熊已完全处于疯狂的状态,竟是对亚妮的攻击无动于衷,反而直直地向米卡莎所在的树这里闯来,又是狠狠一撞。
米卡莎从亚妮脱下外衣开始,注意力便全部放在了那人身上,却没注意到熊的行动,以至于一不留神,竟是被撞得掉了下来。米卡莎这一摔并未受伤,虽然树高,一来雪地充当了缓冲垫的作用,二来她在空中也调整了姿势。刚着地,凭借腹部的力量一下子就跃了起来,单膝着地,看起来就像远古的侠客从天而降,丝毫没有出糗的丑态。
米卡莎一下子就得意起来了。
然而,她一抬头,面前就是一只虎视眈眈的大灰熊。
对视了三秒钟,尴尬的沉默。

紧接着,熊一声怒吼,米卡莎当然是……拔腿就跑。
其实这熊不过是到处乱撞,并非注意了在高处看热闹的某人,然而运气这种东西并非人力所能改变。果不其然,刚刚看的高兴的很的米卡莎转眼就受到了命运的一击暴击。
米卡莎心想,这绝对是报应。
她一边跑,一边还得避开各种树根,和熊撞落一地的树枝。她和亚妮不一样,亚妮那是引熊入瓮,她是单纯的逃命,自然就显得狼狈不堪。但她跑着跑着,发现这熊似乎追不上自己,心下微松,又觉得这样很像自己玩过的跑酷,或是自娱自乐,又或是带了点炫耀的意思,还在跳跃时做了几个花式动作。

亚妮看见米卡莎被熊追着跑还不忘玩点花样,第一反应是觉得很好笑,实际上,她也确实笑出来了。
亚妮想,其实米卡莎就算逃命的样子也显得非常……有活力,应该说,她不论什么时候都是这样的。把危险和意外当作常态,甚至是有娱乐性质的冒险,对生死不屑一顾,却在绝对悲观的尽头显出了点乐天的影子。这样的人,即使是上帝也不舍得召她去做伴吧。
这样一来,亚妮就收起了枪,单想看看这人究竟能做到什么地步。其实,这样看着,也非常具有……娱乐性。

米卡莎那边,一人一熊兜着圈子跑得不亦乐乎,最后竟是那熊先露了疲态。毕竟刚刚被亚妮戏耍了这么久,还在不停地流着血,再强壮也快吃不消了,那步子就渐渐慢了下来。米卡莎一看,更加自得,跑着跑着还不时回头笑着看那熊一眼,惹的那熊好不恼火。
就在两个人都以为这场狩猎即将结束的时候,突然,命运之神再次展现了她的喜怒无常。米卡莎回头时,没注意脚下,一下被一根树枝狠狠地绊倒在地,一路向前滑去,重重地撞上了一棵树。米卡莎立刻就要起身,然而她似乎忘记了……
自己的脚上是有伤的。
这一摔,本来已经愈合的筋骨又被强制性拉开,竟是比之前还更要严重。几个呼吸间,熊就已经逼了上来。现在米卡莎站都站不起来,靠着树干退也不能退,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双不断淌血的恐怖眸子不断地向自己靠近。

“oh my god……”那张大口已经张开了,米卡莎可以清清楚楚地看见那棕黄的锋利牙齿,闻到那血腥的恶臭味。米卡莎心想,这果真是命,自己躲过了那暴风雪,还是躲不过这饿熊。这样说来,还不如死在暴风雪里,一了百了,至少落得个干干净净。说真的,米卡莎颇为嫌弃这又脏又臭,还丑得很的大灰熊。
“别了,所有好玩的一切。”米卡莎小声的说,闭上眼睛准备迎接自己悲惨的结局。

突然,米卡莎感觉到,有风。
还有自己熟悉的气味,不同于熊身上的恶浊,那是一股清澈冷冽的,像雪一样的味道。
米卡莎睁开眼一看,竟是有个金色的东西从天而降,直直地落在了那熊的背上。米卡莎定睛一看,是亚妮。她似乎把个什么东西用力地插入了熊的背。
熊惊愕地睁大了它的小眼睛,似是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一阵钻心的疼痛,眼前的人越发模糊,世界仿佛在抽离……然后,它就缓缓向前倒下了。一座庞然大物就这样轰然倒塌,砸得冰渣四溅,有几个甚至溅到了米卡莎的脸上。
看着米卡莎呆若木鸡,亚妮莫名地有些愉快。她从熊的背上轻巧地跳下来,向米卡莎眨了眨眼。
“你看,我又救了你一命。”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