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时

我爱笠尼
我爱女孩子

君须记(一)

cp:三笠×阿尼

百合。
校园文。
高一×高三。

需注意的是,这是一篇现实向的校园文,并且设定在中国。
所以情节会很日常,毕竟高三狗都是很忙的。
第一次写校园文,我怕会崩(难道其他就不崩?)
其实是储文性质,所以不打tag。
看到的都是缘。

以下正文。

天地是一种说不出来的颜色,混混沌沌,若即若离。
阿尼就站在这里,站在地上,仿佛过了很久,又仿佛只过了一瞬间。
这是梦吧?
但是,是真的也说不定。
阿尼有些疑惑地想着,却发现自己什么都想不起来。然后她向前走去,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但她向前走着。
气温渐渐高了,阿尼开始烦躁起来。
走不出去。
无论是哪个方向,都是一模一样的,从未看见过的颜色。
所以果然是梦吧。
但是人可以梦见自己没有见过的东西么?

天地换了一种颜色,一种温暖的橙红色,像夏日傍晚的晚霞。阿尼觉得越发烦闷,甚至有些喘不过气来。
维持了很久的安静被打破了。
隐隐有声音从最遥远的天边传来。
开始很小,如同风拂过树叶的轻盈,逐渐大了,在耳边打下一个又一个的惊雷。
但始终听不清那模糊的字词。
终于受不住,阿尼蹲下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但那鬼魅一般的声音依旧灵巧地传了过来,直让人头痛欲裂。
“雷恩哈特同学……”
是谁?谁在说话?
“雷恩哈特同学……”
阿尼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一种极大压迫感,阿尼勉强睁开眼睛,却发现视线之内的天空开始出现裂缝。
这个世界正在崩溃。

“雷恩哈特同学!”
一瞬间,阿尼睁开了眼,明亮的光线让她不适应地微微眯起来。
面前的人形阴影……
好像是老师?
那么自己现在是在上课?
记忆全部都回来了的阿尼有一丝窘迫。
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在微微发红的年轻脸庞上。
高三的第一节课,就睡着了。

阳光明媚的操场上,队伍整齐地排列。红绿相间的校服俗气地演绎着青春的活力。
热烈的音乐响起,全体师生一同唱起了校歌,但是……
一如既往地只有伴奏的声音。

前面的女孩子开始左顾右盼,阿尼无聊地看着她的动作。
好一会,女孩子方才放心地悄悄地转过来。辫子在空中打了个旋,激起空气的流动。绿色的眸子反射出朝阳的光线,温和地闪动着关切之情。
“昨天没睡好么?”刻意压低但依旧温柔的声音。
米娜爱管闲事的性格还是没变呢。
阿尼打了个哈欠,“也不是啦,只是暑假里从来没起这么早……”这是一个月以来第一次看见十点钟之前的太阳。
“这样啊。”女孩放心了,微微地笑起来,又说些什么,阿尼却因为过于嘈杂的音响没有听清。
没听见就算了吧,阿尼看着那笼在宽大校服里面的背影,想到。
现在进行到哪一个环节了?校长致辞?
阿尼心里默想着开学典礼的流程,明明经历过两次的记忆却奇怪地模糊着。
念着念着又起了睡意。
真的太暖和了。
也真的太困了。
放任自己闭上眼睛前的那一秒,阿尼突然反应过来——之所以记不起来,是因为之前的也都睡过去了。

当天中午。
“其实新生代表讲的很不错呢。”米娜把一勺咖喱喂进嘴里。
“我那时好像睡着了。”
“站着也可以吗?”米娜有些无奈地笑道。
“反正只是小屁孩罢了。”
“咱们也就高二嘛……”一不小心就会说错话,是每一个高三生曾有过的经历。
“是高三了哦。”
真的是高三了呢。

开学半个月,一轮复习和铺天盖地的作业。阿尼的成绩不拔尖,也没差到老师特别关注的地步。
上课要听,笔记要写,作业多了晚上也得数着半夜一点的星星,考试差了也得听着父母滔滔不绝的唠叨。
很普通的高三学生。
阿尼的位置靠窗,很合她的心意。想听课时可以听,不想听时可以看外面的风景,大概这就是所谓的自由。
比如现在——上午的最后一节课——就属于不想听的时候。
窗外有一棵树,不开花的那一种。不开花的树往往叶子就长得比较好。夏天绿色的蓬勃着仿佛能滴下水一样,阳光一射,细碎的光芒金子一般,叫人心生欢喜。阿尼一侧头就能看见树梢,在三楼的高度。

现在又飘起了细雨,没有梧桐,但也是点点滴滴。
“一阵秋雨一阵凉啦……”
阿尼于是想起课文里的句子。高三就是这样,莫名其妙脑子里就多出了很多东西,却不知道它们到底是在哪个遗忘了的日子被塞进来的。

窗外的树,树叶有一片黄了。
只有一片,高高的,和其余的鲜艳绿色格格不入。
阿尼看得入了神。
然后被放学铃拉了回来。

站在走廊下,阿尼看着连绵的雨丝和五颜六色的伞顶,有些犹豫。高三的后楼和食堂,是整个学校里最遥远的距离。
跑过去,准湿透。
阿尼从没有带伞的习惯,初中淋得多了,如今却难免担心感冒。
缺不起课啊。
“学姐,”一个清冷的声音,“没伞么?”
阿尼转身,红色的领结,是高一新生。高高瘦瘦,挺清秀的女孩子,手上一把颜色清淡的伞。
“恩。”
“一起?”
记不起来是否认识,但似乎没有拒绝的理由。

两人共伞,都是高的那个撑伞,阿尼乐得清闲。雨天湿滑,步子就慢了,像是自成一个天地。
阿尼认为这么好的运气是不符合自己的画风的。但是除了巧合还有什么能解释这一切呢?
毕竟学校里的环境单纯得可爱。
沉默,目不斜视地垂眸看着眼前的路。青色的石板积了水,雨丝荡漾出一片一片涟漪。
低着头,只能看见一步的距离。跨了一步,又有新的一步,仿佛永远走不完。
诡异的循环,像是莫比乌斯之环。

直到食堂,两人都没有再说话。
阿尼本人享受这样的安静,但她知道大多数她的同龄人都并非如此。
比如米娜。
即使她愿意为了阿尼而习惯沉默,也依旧掩不住眼底的明媚光芒。
一种名为青春的东西。
阿尼不知道自己的眼底有什么,最大的可能性是什么也没有。
那么身边的这个人呢?
阿尼看不见她的眼睛。
因为她真的好高。
 
“这个给你。”
阿尼的掌心里出现了一个橘子。还来不及拒绝或道谢,女孩子就消失在人群之中。
什么情况?
奇怪的好运和奇怪的女孩子。
阿尼一时懵了。
橘子橙色的皮上还透着青绿,因为没到成熟时候。
不知道甜不甜呢?阿尼想。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