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时

我爱笠尼
我爱女孩子

毕业典礼(短篇完结)


百合cp
高三狗做了好多好多小说,所以自己撸了第一篇原创。简直觉得自己可以帮自己出题了。
HE

以下为正文
 

昏暗狭窄的过道里,穿着学士服的女孩呆呆地盯着不知名的一处,就像千百次,曾经的她在高数课堂上那样。她的身边,许多同样年轻,同样戴着方帽的年轻脸庞欢笑着走近,又远离。而她却沉默着,那张可爱的婴儿肥的脸此时在灯光下显得苍白。她的右手,不安地插在衣服的口袋里,摩梭着。
 
“……爸?妈?”
她的眼神终于聚焦在了门口的两个人身上,露出些许惊讶。一开口,本来清澈的声音竟微微沙哑。她看着渐渐走近的中年夫妇,吞了吞口水。
“都是你爸。非要来看看你,说你紧张。”披着披巾的妇女微微笑着,瞪了一眼身边高大的男人,眼神里却满是温柔。
男人不说话,只拿那双深邃的眼睛端详着女儿,从上到下,仔仔细细的,然后便弯了弯嘴角。
“好看。”文字从他的嘴里一个一个地蹦出来。
“你爸就这德行,多说两个字能要他命。”女人笑着拍了拍女儿瘦削的肩膀,立刻皱起了秀气的眉头,“怎么又瘦了?”
 
“没,没啊……”女孩嗫嚅着。
“等等,脸色也这么不好看,不会是真的紧张了吧?”女人抚摸着女儿的脸颊。
女孩不说话,口袋里的那只手更加焦灼地握紧了。
“没事的,”女人说,“不就是个毕业典礼吗?咱闺女那么优秀,怕什么?”
 
正在女人轻言细语的时候,一个年轻的声音突然响起。
“嘿,这是伯父伯母?”一个短发的阳光女子大步走了过来,“行啊,还有外场援助!”
女孩松了一口气。
女人很快就被这个新来的和女儿一样大的孩子吸引了注意,男人也看了过去。
 
“我舍友。”女孩的声音很小,同蚊子叫似的,在嘈杂的过道里一下子就消散了。
“伯父伯母好。”短发女子笑了起来,露出洁白的牙齿。
“我家闺女可真是托你照顾了啊。”女人真心地笑着。她喜欢这个开朗的孩子。
“哪有?”短发女子笑得更开心了,“她好着呢。学习又努力,人也温柔。您别说,这四年还真是安安静静念了四年书,连男朋友都没一个!”
女孩的脸更苍白了几分,努力扯出一个笑容来。
 
“唉,我俩呀,”女人叹了口气,看了看身边的男人,“还真是头疼这一点呢。你看看,这都毕业了,恋爱都没谈过,又是这样腼腆胆小的性格,以后怎么……”
“妈,别说了。”女孩扯了扯母亲的衣袖,微不可闻地抗议。
“伯母这可就是瞎操心了。”短发女子假模假样地皱皱眉,做出一个伤心的表情。“谁不知道这家伙在我们系里就一男生杀手?有一次吧,一个挺帅的学长把我约出来,我心里蛮高兴,兴奋了好几天,您猜怎么着?合着是要她电话号码!唉,那个让我难受的呀……”
短发女子说话又快又响,连珠炮似的,这一串下来,倒是把两个家长都逗笑了。
 
“你说我怎么能不操心?”女人看了看畏畏缩缩的女儿,“瞧,这么大了,衣服都还理不好。”说着就要去帮她理衣服的下摆。
“妈!”女孩反应很快,一下子跳开来,手依旧揣在包里。“我,我自己可以。”
她没有错过自己躲开时母亲眼里那一瞬间的错愕。尽管很轻微,却压得她抬不起头。
“我去洗手间。”女孩几乎是落荒而逃。

洗手间里并没有人。
冷清的白色灯光在白色瓷砖上反射着寒光,女孩背靠着墙,微微喘着气。
突然,一阵悠扬的钢琴旋律打破了这安静。女孩慌张地从裤子口袋里拿出震动的手机,眼神在看到来电显示的名字时,瞬间变得温柔起来。
“喂?”
“还没上台?”另一头传来好听的声音。
“没呢。”女孩微微弯起嘴角,“你出差还顺利吧?”
那边突然停顿了一下。“都好。”
两人都沉默了,女孩依旧把手机贴在耳边,似乎电流声也是一种慰藉。
 
“你别紧张。”那边的人又开口。
“哪会?”女孩有些不满地嘟嘟嘴,“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上次遇到耗子哇哇直哭的是谁?”
“那是意外啦。”
“上上次做个演讲都打颤的又是谁?”
“……”
“还有那次在我家……”
“够啦!”女孩有些丧气,扭了扭身子,“你说我是不是真的很没用,很胆小?”
“没有。”语气突然变得温柔得几乎要让女孩落泪,“即使你真的胆小,躲在我的怀里就好了。别担心,一切有我。”
女孩笑了。
“我真的好喜欢你。”内心的独白不知不觉就说出来了。
那边轻笑,语气却是郑重无比的。“我也喜欢你啊。”
 
与此同时,大厅观众席上一个戴着墨镜的,不起眼的人,在说完这句话后,挂了电话。
“这孩子还真是傻地可爱。”叹了一口气,“我说什么都信。出差什么的,怎么可能有你的毕业典礼重要呢?毕竟,我可不能错过我的宝贝穿学士服的样子。”
说完,看了一眼工作人员依旧在调试灯光的舞台,勾了勾嘴角。
 
终于到了这一刻。
女孩站在台上,灯光打在眼睛上一阵恍惚,觉得很不真实。大学四年,就这么结束了吗?
而自己,真的已经走到这么远了吗?
女孩知道自己从来就不是个勇敢的人。
小学一年级的时候被男生欺负,却只会躲在角落里抽泣。初中明明想要竞选课代表,但紧张到话都说不明白,最后也是哭着下台的。大学,第一次离开家,看着飞速向后的风景,在火车上同样默默地流了一路的眼泪。
 
女孩不禁有些埋怨自己,怎么就这么爱哭呢?怪不得那个人喜欢叫自己“爱哭鬼”。
即使和那个人在一起,也是哭了不少的。暗恋时的自哀自怜,被表白的喜极而泣,偶尔吵架时的暗自垂泪。
但是每一次,那个人都是那样温柔地一边说,“乖,不要哭。”一边拿着纸巾擦着自己的脸。而自己,也总是很没出息地越哭越厉害,最后一头扎进那个淡香的怀抱。
 
但是,女孩握了握揣在口袋里的拳头,即使是这样懦弱的自己,也总有想要做到的事情。毕竟……毕竟……
校长越走越近了。

那是一个很可爱的老人,女孩有幸上过他的课。课堂上同学们有时讨论到忘了形,他总是微笑着,抚摸着自己白色的胡子。“同学们,别闹啦……年轻人有活力是好事,但是也得顾及下老人家的感受吧?”
 
有一次,女孩很害羞地捧着书找他问问题。那是刚开学不久的事情。
那是个很简单的问题,但是那一天,校长仍然是微笑着给她解答的。
“谢谢校长。”女孩低着头说。
“你是个努力的好孩子。”他慢慢地翻着女孩的教科书,上面全是勾勾画画,和红笔的批注。“我才要谢谢你呢,有这么认真地听我的课。”
说完又摸了摸女孩柔顺的头发。
女孩的脸更红了,她鼓起勇气抬起头来,刚好看见哪一对白色眉毛下慈祥的眼睛。秋日下午的阳光让这个老人整个人都沐浴在金色的光芒之中,女孩一时间看得愣了。
 
而现在距离那一天,已经四年了。
但女孩永远感激着他。这个老人,用自己的方式,安慰了一个初入大学校园的女孩的不安而迷茫的灵魂。
今天,他将为女孩戴上学士帽。
女孩痛苦地皱了皱眉头。
她的手心,已经全是汗了。
 
一步,又一步,校长为一个一个的孩子戴上了那顶象征毕业的帽子。所有人都开心地低下头去,接受来自校长的认可,然后与这个老人拥抱。
女孩发现他离自己只有三个学生了。
只有两个了。
只有一个了。
 
“是你呀。”校长终于站在了女孩的身前,温柔地说。“我记得你,你是个认真的好孩子。”
女孩几乎要落下泪来。她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并没有什么过错,但是一想到自己满心尊敬与依恋的,这个慈祥的老人,会以如何的目光看待自己,她就心痛地不能自已。
但是……
她还是得这样做。
因为她有不得不做的理由。
 
女孩用颤抖的手,把放在兜里的那一面旗帜拽了出来,抖开,披在了自己的身上。
那是一面彩虹的旗帜。
女孩闭上了眼睛,但依旧有光线透过眼皮,那是一种很令人安心的温暖的橘黄色。女孩知道校长,同学,父母,还有千千万万的陌生人,他们都正看着自己。
还有那道永远注视着自己的温柔的目光。尽管现在并不存在,女孩依旧觉得自己被赋予了无限的勇气。
也许父母并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吧,女孩想,但是他们很快就会知道了。
女孩又想,即使是这样没用的自己,也总是可以做到一些事的。
 
女孩觉得全场都安静了。但那也许只是自己的错觉。女孩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它就像个撒欢的小狗,累得女孩感到一阵疲倦。
校长没有说话。
女孩突然发现自己是笑着的,这让她感到惊讶又释然。一整晚的紧张与纠结终于有个结局了,不管是好,是坏。
 
“睁开眼,孩子。”女孩听到校长轻轻地说,“睁开眼。”
女孩听话地睁开了眼,发现老人依旧是微笑着的,和秋日那天的下午一模一样,只不过灯光替代了阳光,依旧是无限的令人敬仰又满心依赖的模样。
“我为你骄傲,孩子。你什么都没做错。”老人为她戴上学士帽,就像对其他孩子做的那样。“而且,你的旗帜非常美丽。”
老人俏皮地眨了眨眼。
 
终于,女孩的泪水滑落了下来。
老人拥抱着她,灯光让她感到恍惚,似乎自己正被彩虹温暖地包围。
也许这样,就可以无所畏惧了吧。
 
她多么想让那个人看看,让那个人看看自己的决心和勇气,看看自己已经不是个小孩子了,而是一个真正的,全心爱恋着她的女人。
 
而台下,那个女孩心心念念的那个身影摘下了墨镜,不露痕迹地擦了擦眼睛。
“所以我说,这还真是个傻瓜啊。”

END

啊,就是这样的一个短篇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