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时

我爱笠尼
我爱女孩子

最特别的朋友(二)

屋顶上的百合灵同人
远见结奈×阿野藤

“X月XX日 晴

今天在古文课上发呆,被园生老师逮到了办公室,结果没能按计划刷完副本......”

带些温暖的黄色的台灯光照下,签字笔的笔尖流畅地在格子上移动着,留下一行行黑色的文字。

突然,笔尖停在了某处,有些迷茫的样子,无意识的在同一个地方点了又点。
“嘛......”握笔的人发出一声轻轻的叹息。

很快,笔尖又开始移动了起来。

“其实,我是在想结奈的的事情。
大概是上个星期,隐隐约约感觉到结奈的身边有......鬼魂?”
笔尖再次停止了。
“鬼、魂?”握笔的人仿佛突然认不得自己写的字一般,盯着那两个字,眨了眨眼。

“所以我到底都写了什么啊......”
阿野藤非常沮丧地把笔往桌子上一丢,双手捂在了自己的脸上,向后靠着柔软的椅背,仰天长叹。

阿野有写日记的习惯,身为一个十七岁的少女,这并不奇怪。
但她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本来应是发泄情感的渠道的日常,有天也会成为自己烦恼的来源。
不,准确来说说,她的好友——远见结奈才是根本的问题。

并不是说阿野无法接受自己能模糊看到鬼魂的事实。

实际上,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她就发现了自己这点小小的、与其他人的不同之处——“灵感”,她在后来知道了这个词语。但是,当这件事情真正发生在了朋友的身上,果然还是会让人十分担心吧。
特别是,当这个朋友的名字,叫做“远见结奈”

阿野认识远见结奈是在刚刚高中开学时。

那时阿野藤还没有懂得怎么和别人不费力的相处的技巧——或者说,她还没有修炼到位——总之,那时候的阿野藤,还是一个容易害羞的少女,和所有刚刚升入高中的孩子一样,对陌生的教室和同学感到不可抑制的恐慌与焦虑。

阿野不善于和别人交流,特别是陌生人,容易脸红的体质和温婉秀丽的面容让她在初中就成了关注的焦点,尽管这并非她所愿。要说最苦手的,大概是那种特别热情开朗的元气少女吧——不巧的是,班上似乎正好就有一个。

那时的一木羽美的身边,尚且还没有双野和三山作为她话唠时的“刹车”,所以这种情况下,期待她自己停下来简直是不可能的事。
“这该怎么办啊.....”
当时阿野的心里又急又羞,只觉得自己脸上僵硬的笑容就快要维持不住的时候——

突然,一个背影挡在了自己的前面,遮住了那过分炽热的目光。
那背影并不算高大,相反,还有些纤细的感觉。但阿野在那一瞬间,突然觉得这是一个全心依赖的背影,一个没有任何条件的,在它后面可以不用维持着累人笑容的背影。

然后她就听到了那人清冷的声音。
“快要上课了,一木同学。”

迷迷糊糊的,阿野坐在了自己的位子上。她发现自己的身旁就是那个刚刚拯救自己于水火的人——撑着脑袋,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静静地看着窗外。窗外有很广阔很遥远的蓝天白云,有一整个春天的自由而缱绻的空气,也有鸟欢快的呼唤着同伴的低语。
阿野开始怀疑刚刚是不是在做梦。

“谢谢。”阿野试探着说,小心翼翼地看了看那人的面无表情的脸。
“嗯。”非常简短的回答,甚至没有一句“不客气”——不过这样就可以确定这个人刚刚确实是意识到自己的窘况才出手相助的吧。什么都不说,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呢。

阿野的心情突然就好了起来,就像这初春的温暖的阳光一般,安心取代了慌乱,虽然有些没来由,但这感觉,阿野觉得不坏。

上课铃声响了,站起来对着新班主任鞠躬的时候,阿野又忍不住看了下身边刚刚“结识”的新朋友。
淡漠而坚定的侧颜。

“接下来的三年也好好相处吧——”
当时阿野是这样想的。

实际上也确实是这样发展的,除了——
阿野知道结奈心里有个什么事一直堵着。这并不难看出,因为那人就连笑容都有种淡淡的苦味。

阿野想过询问,又怕太过突兀,只好装作大大咧咧地笑,没心没肺。“要谨慎啊,阿野藤”,阿野无数次这样在心里提醒自己,“不要越界。”这样的小心翼翼,就像对待稀世的珍宝。远见结奈就是这样一个阿野藤所珍视的,最特别的朋友。

正是如此,她的事情才会让阿野如此的不安。
然而,除了在床上辗转到深夜,阿野也没有任何其他办法。

第二天走进教室的时候,阿野的眼眶下有很明显的青色——明显到连素来淡定的结奈都露出了些许惊讶的表情。
“阿野?”
阿野看到结奈挑起的眉毛,在心里浅浅地叹了一口气,面上却是不变的轻松和煦的笑容:“安啦,不过是熬夜video games,阿野藤可不会被这点小事打到!”一边说着一边比出了阿野藤经典胜利手势。

于是结奈就像平常一样,露出一个无奈的微笑,“真的没事?”
“Of course!只是,好像数学作业没带......”
“我就知道......”

可以说上午的课程阿野是在睡眠中听的。那种半梦半醒,朦朦胧胧的状态,意外地与暮春慵懒闲散的气氛格外和谐,所以老师们也只是以为寻常春困罢了。

这样就好,阿野想。她不想因为自己的状态而令任何一个人困扰或是担心,尤其是结奈。

但在那人本星期第三次中午提出和自己一起吃饭的时候,阿野发现这样简单的愿望似乎也不能实现了。顺带一提,这才是本周的第三个行课日。阿野藤自然是不能拒绝的,她向来不能拒绝那个人的任何请求,更何况,结奈的便当实在是——

“所以今天是寿司么!”阿野激动而又快乐的看着面前人的,看起来就让人胃口大动的午饭。
“嗯。”结奈撑着下巴,看着好友馋的样子,觉得很有趣,也笑了起来。
“啊,结奈真是心灵手巧!不知道以后会嫁给什么人......”阿野没来得及说完就被一筷子的金枪鱼堵住了嘴。结奈的动作迅速且准确,转移话题更是自然得很,“味道如何?”

“呜呜呜呜......”被封印了语言功能的阿野只能用点头来表示自己的赞美。
“那就好。”结奈低下头,也给自己夹了一块。“好像米饭的水分偏少了点......”她琢磨着嘴里的味道,自言自语。
阿野笑了笑,结奈在厨艺上认真的样子,真是相当可爱。

“没问题么?”吃完饭后,结奈正在收拾着便当盒,便听到阿野仿佛漫不经心的随口一问,“结奈现在中午都没有去屋顶上了。”
结奈盖上盒子的手就顿了顿,“嗯,没问题。毕竟现在阳光也越来越强烈了......”

蹩脚的借口。

“那么每天都能蹭到结奈的午饭也真是太棒了!”阿野似乎很相信的样子。
结奈便露了点笑意,“阿野喜欢吃什么?”
这么问就是要做了?阿野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嘛,大概是清淡一点的?”

结奈想了想,“清淡的食物对身体也好。”说着仿佛想到了什么,皱了皱眉。
“可是,比奈,是无肉不欢的类型吧?”阿野笑着说。
“嗯。”结奈被说中了心事,有些无奈地笑笑,“就是这样才让人担心。”

“嗯......比奈的话,”阿野想了想,“可完全没有横向发展的意思啊?”说着就用手比了个很大,很夸张的圆。

结奈被阿野的动作给逗笑了,“也是。要说体能方面,我们俩都比不上她。”
“是老了吧?”阿野故意装出沧桑的的声音。
“别闹了啊,阿野。”结奈的一点点烦恼被这么一闹,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与此同时,屋顶上有两只安静地晒着暖阳的百合灵,丝毫没有身为幽灵的自觉,舒舒服服地靠在长椅上。

“纱织姐,”惠突然开口,“最近那三个人的发展似乎有点不妙呢。”
纱织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她笑了笑,“惠会担心吗?”
“那是当然的吧,”惠叹了口气,“这样下去,和纱织姐的约定不就.....无法达成了吗?”惠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的一个词语几乎是从鼻腔里哼出来的。还没等纱织回答,惠就已经红了脸。
“要说担心的话,”纱织的脸也有些红,但说话依旧十分清楚,“更应该是小牧吧。”

“怎么会?明明已经......”惠有些奇怪的,撑起了身子,看着依旧望着天空的恋人。
“是直觉吧。”纱织解释道,“虽然现在双野同学看起来有些不顺,但她是那种会直接坦诚心意的类型......而且,大概就是这几天了。”
“纱织姐感应到了?”
“一点点。那种已经快要按捺不住的,要满溢出来的爱意......”

“那情况就已经很急迫了啊!”惠有些着急,“偏偏这几天结奈又常常偷懒!真是的!”
“放轻松,惠。”纱织温柔地安慰着恋人,“结奈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啊......是那个叫阿野藤的孩子吧。”
“切,也没见那个笨蛋对谁那么上心过。”惠不满地哼了一声。
“所以说啊,”纱织摸了摸惠的短发,尽管她什么也感觉不到,“我们更应该谅解她了。也不知道她的朋友究竟是怎么了。”
惠仿佛若有所思的,沉默了

“结奈那个孩子......”纱织叹了一口气,“看起来成熟得不得了,但最令人担心的也是这点。”
“纱织姐......”惠有些犹豫地开口。
“嗯?”纱织也不急不催,只是应着。

“我觉得啊......”惠深吸了一口气,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那个人,似乎可以感觉到我的存在。”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