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时

我爱笠尼
我爱女孩子

最最特别的朋友(一)

屋顶上的百合灵同人。
远见结奈×阿野藤

游戏背景。
其他cp不变

大概会是中篇的样子吧。

以下正文。

“阿野同学最近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呢。”园生老师这样想,看着那坐在窗边,明显双眼放空的长发披散着的,公主一般的女生,皱了皱眉头。
“那么阿野同学,就请你起来读一下这段古文吧?”
好像稍微有点坏心眼呢,园生想,对于捉弄人这种事情,一点点的心虚。明明知道阿野同学是那样的性格。不过嘛,上课走神就应该收到惩罚,这就是所谓成年人的尊严——园生直了直背,用更加自信的声音:“阿野——同学?”

被叫到的人显然是茫然失措的,浅棕色的褐眸透过红色半框的眼睛湿漉漉地望过来,却完全没有要站起来的自觉。
园生叹了口气,全班安静了一瞬间,又立刻爆发出一阵笑声。
“啊?是——!”
仿佛明白了什么,阿野藤立刻站了起来,椅子与后桌的摩擦声咿呀刺耳。因为动作幅度太大,她碰落了文具盒,发出巨大的,钢铁与水泥碰撞的声音。于是她赶忙蹲下去捡,在起身的过程中课桌却碰到了头......
总之,那一片混乱和笑声足足持续了五分钟才停。待到阿野藤整理好一切并稳稳当当地站好,她的脸已经红得就像城女每天傍晚操场上的夕阳了。

园生发誓自己并没有想过让阿野藤出这么大的糗。相反,这样迷迷糊糊的阿野同学让她有些大开眼界——就像刚刚从十八年的甜蜜梦境中苏醒过来的沉睡公主一样。

“那么阿野同学......”园生又叹了口气,她并不想坚持让阿野藤念古文,毕竟从刚刚的表现来看,阿野藤在走神的事情是完全可以确定的了。相比让特别害羞的女孩子在全班面前尴尬,园生宁愿下课后与她和和气气地谈一谈。
但下一秒,园生的可爱的眼睛就因为吃惊而瞪大了。
“故夫智效一官,行比于乡,德合一君,而征一国者......”
阿野藤的一贯有些温柔散漫的,却又因为刚刚的举动有些喘的声音,清澈地流淌在整个班上。
确实是刚刚正在讲的古文没错......园生有些不解的眨了眨眼,但这种疑惑在看到那孩子身边的人时就瞬间消解了。
阿野同学的旁边是平时并不怎么起眼的远见结奈,此时她刚刚举起来挡住嘴型的右手还没来得及放下,顺势就变成了支撑着头的姿势,脸上一片淡漠冷静。

嗯,原来是有通风报信的小间谍啊。

对于远见结奈这个人,园生并不十分熟悉——至少没有阿野同学那样熟悉。总是扎着高高的马尾,怎么看都给人一种可靠能干的印象,偏偏没有加入任何社团,更不要说学生会了。
走在路上碰到自己也会乖乖低头问好,但那声音里总是透着些疏离。不过前一阵子,帮自己追剑锋同学的时候倒是十分热情,让人感觉到可以靠近些了呢。
想到那件事,园生脸上一红,眼前就浮现出那个总要自己面前晃的高大却又纤细的身影。

就连阿野藤什么时候读完了都不知道。

在上课的时候走神,这可不是一个好的老师应有的表现——园生有些自责地摇了摇头,重新挂起笑容,把注意力放在眼下的课堂上。

下课后。

“阿野同学,放学后来我办公室一下可以吗?”
温柔的声音说出来的却不是什么令人高兴的话,园生老师笑着歪了歪头。
“啊,好的。”相比之下,阿野藤的声音就低落地多了。
待到园生老师离开教室,阿野藤就浑身脱力般的趴在了桌子上。
“啊......流年不利。”

“阿野你这些天好像是有些不专心。”
身边人淡漠的声音传来。
阿野歪过头去看着结奈,眼底有些闪烁,“是吗?”
“嗯。有心事?”结奈把古文的资料在课桌上摞整齐,放进抽屉里,侧过头问到。
“大概吧。”阿野含糊地应着。
结奈愣了愣,大概是没想到好友会这么直接。
“对了,”阿野从课桌上直起身子,“刚刚还要谢谢结奈了。”

“没什么。”结奈想了想,又说,“园生老师的事情,你不要担心。她是很温柔的人。”

这当然是整个城女都知道的事。但被结奈这么一说,阿野就莫名地安下心来。

结奈总是这样的,阿野想。

真要说的话,这些天似乎还更加开朗了一些。

想到这里,阿野落在结奈身上的目光,变得复杂起来。

马尾轻快地在少女的脑后甩着。
一阶,两阶......十八阶。
到了,结奈对自己说。深吸一口气,推开天台的门——于是温和的夕阳的光芒就那样铺散在眼前。

“结奈太慢了!”
相当有元气的声音。白色水手服的短发女子扑了过来,结奈下意识地觉得身子一重,但立刻反应过来这不过是自己的错觉。
毕竟,哪里有觉得魂灵重的呢?

“下午好啊,结奈。”另一个黑色制服的长发女子飘了过来,脸上是沉静的微笑。
“下午好,纱织,以及......惠。”
“等等!那可疑的停顿是怎么回事!”短发女子不满地叫嚷到。
“就是因为惠太吵了所以才......”
“什么!你给我说清楚!”
...
...

“好啦,惠,就别捉弄结奈了。”纱织看闹得差不多了,出声劝到。
“既然纱织姐这样说了,那就算了吧。”惠仍旧有些不满,悻悻地飘到了纱织的身后。
结奈自然也不想继续浪费口舌。

“最近有什么事么?”结奈并没有忘记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一切都好。”纱织想了想,“高一的那个孩子已经在仰慕的前辈身边帮忙了,只是似乎因为太忙,并不能说上几句话。”
“你是说,小牧?”
“嗯。”

“那就没什么事了。”结奈轻松的坐在了长椅上,望着天空。
纱织跟着飘到了长椅的位置,“结奈今天中午为什么没有来呢?”
“中午啊......”结奈皱了皱眉,“阿野最近有些奇怪,我有些不放心。”
“是那个结奈右手边的,长长的头发戴红色眼镜的那个可爱的孩子?”
“嗯。”
“果然你们是很好的朋友呢。”不知道为什么,纱织很有些高兴。

“哇,原来结奈也是有朋友的啊。”惠很吃惊。
“就算你这样说......”结奈有些苦笑不得。
“担心的话,谈一谈不是会比较好么?”纱织用眼神制止了捣乱的恋人,惠却调皮地吐了吐舌头。

“是啊。但总觉得自己是在多管闲事了。”
“不会的。”纱织温柔的劝到,“朋友之间不就该是这样的么?”
“......再说吧。”结奈明显有些敷衍的回答惹恼了惠。

“喂,明明是纱织姐好心给你出主意.....”
“惠。”纱织皱了皱眉。

结奈有些烦闷,胡乱地站了起来走到栏杆边上,一言不发。
惠也有些生气,两颊鼓鼓的。
而纱织看着结奈沉默的背影,若有所思。

另一边。

“都这么晚了,这还真是......本来还想今天晚上刷副本的说。”阿野藤从园生老师的办公室走了出来,看了看手表,无奈地摸了摸自己的头发。
“阿野?”
“是桐啊。”阿野藤抬起头,看见气喘吁吁跑过来的前同班同学。
“怎么?被小月代训了?”剑锋踮起脚,向办公室里望了望。

“是啊......在课上稍微走了会神。”阿野的脸又红了起来,但是在夕阳的照射下并不明显。
“嘛。难的小月代也会做出这么成熟的事情,不过也是非常非常可爱啊!被小月代训这种事情,完全不是惩罚而是福利吧!”
剑锋说着说着就激动了起来。

“不,与其说是训......”
阿野藤想起刚刚园生老师的话。
“有什么困难的话随时可以找老师说哦。”
阿野藤在心里面叹了口气,那种事情,完全不是可以给老师的类型......不,即使是对同学说出来,大概也只会被认为是开玩笑吧。

但是,如果不试一试的话......

“桐。”
“怎么了?”
“你,”阿野顿了顿,有些迷茫地,看着剑锋的脸,“相信鬼魂这样的东西么?”

“这个啊......”剑锋想了想,并不觉得阿野是在开玩笑的语气,“没有任何科学证据证明鬼魂的存在,所以果然还是......抱歉。”

“没关系。”阿野有气无力地摆摆手。早就应该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贸然地问这些真是太失礼了。
“但是,也没有任何科学证据证明它们不存在哦。”剑锋又补了一句。
“这样啊......”阿野的眼睛亮了亮,“真是多谢你了。”

“嗯,没关系。”剑锋笑了笑,“你是遇到了什么事吗?”
“只是一时兴起而已。”阿野并没有把一切和盘托出的意思。
“那好吧。我去找小月代咯?”说到园生老师,剑锋的眼睛显得格外明亮。
“好,再见。”
“再见。”

阿野藤一个人走在长长的学舍走廊里。

夕阳的光芒从窗户里穿过,铺在地上,也铺在人的身上。“明明看起来是很温暖的,但其实照着身上并没有多少温度......”

阿野这样想着,自顾自的笑了,冲散了些放学被留下来的不快。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