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时

我爱笠尼
我爱女孩子

听说你是我哥未来的女朋友(四)

cp:三笠x阿尼
我居然真的把它肝完了。
好吧,明天开始做作业了。
以下正文。




演出前十分钟,阿尼开始紧张了。这很丢脸。阿尼很少紧张,就连是最最要紧的手术也是如此。但今天她确实紧张了。可能是外面的欢呼声太过热烈,可能是今天的月亮太美,可能是这一周付出的代价太大……
总之,阿尼,紧张了。虽然一般人看不出来。阿尼开始深呼吸,一次两次三次,第四次的时候三笠跑过来了,每只手都拿着鼓槌面前却没有坐在鼓后面的样子意外的喜感。

“别担心。”三笠想了想,说。
“我没担心。”阿尼觉得这点面子还是要的。
“哦。”三笠眨了眨眼睛,“反正,你知道一般人都不会去听贝斯的声音的。你就随便拨两下他们都看不出来。”
阿尼简直要被气笑了。“反正可有可无,那你把我折腾个半死是什么意思?”
“这不矛盾。”三笠很认真地解释,“他们听不出来,但是贝斯是一个乐队的灵魂所在。而且我在台上只能听你的。只有你的低频绝对不会被其他声音盖掉,绝对能进到我的耳朵里面。”
阿尼看着三笠严肃的脸,觉得,可能喜欢上这个人,也不是什么多奇怪的事情。

于是阿尼就怀着“随便拨两下”的轻松心态上台了。上台了才知道底下的人究竟有多少。一个一个的人头动来动去的,加上荧光棒,看的阿尼密集恐惧症都要出来了。
最开始是每个成员的自我介绍。前几个人都还好,一看就是会活跃气氛的那种,说说笑笑的一下子观众的情绪就起来了。轮到阿尼的时候就有点尴尬,因为她不知道要说什么。
“恩……我是贝斯手莱昂纳德•阿尼。”她只说了这么一句。观众渐渐地安静了下来。接着可能是某个医学生带的头,开始发疯一样地鼓起掌来。阿尼听不清楚下面的人在吼些什么,她觉得这些学生一到晚上就像变身了一样,变得狂野凶狠,难道是狼人么。阿尼不适应地笑了一笑。虽然她经常做讲座,但下面的学生再怎么也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大吼大叫。
有点可怕啊。

接下来灯光打在了三笠身上。很明显三笠的知名度非常高,因为阿尼可以听见有人在叫她的名字。三笠很淡然,也只是说了自己的名字和位置,结束了自我介绍。

然后就进入到正式表演了。
三笠的乐队选的歌是一首摇滚。果然还是只有摇滚才最能代表青春了不是吗?随着三笠的鼓声,电吉他立刻倾泻而出,阿尼开始还只是安安稳稳地弹着自己的贝斯,最后终于也被热烈的气氛所感染,动作幅度大了许多。
阿尼可以听出来鼓声也变得激越了。阿尼回头看了一眼三笠,她的表情几乎没有任何变化,但那紧绷着的小臂肌肉和亮闪闪的眼睛早已出卖了她。三笠很认真地在演奏,她甚至没有看阿尼一眼。但阿尼是知道的,三笠在听自己指尖的声音。自己手上所拨弄的,正一个音符也不落下地,全部进入她的耳朵里。
而我是多么希望,我所演奏的承载了我所有心情的旋律,也能这样进入你的心底。
主唱声嘶力竭地吼着副歌歌词。“我是多么爱你”。像是要使出所有的力气,榨干身上的每一滴血,来表达自己炽热得快要燃烧起来,把一切的一切都燃烧殆尽的爱意。
阿尼听了这么一个星期的歌,早就学会了。此刻,她也跟着轻轻哼唱起来。
“我是多么爱你。”

结束的时候,所有人都在喊“安可”。阿尼知道当然是没有下一首的,因为她们就练了这么一首。但这还是肯定了她们演出的成功。
这样就好。
谢幕后,阿尼怀着不同寻常的轻松的心情下了台。一下台成员们就恢复了原型,酷酷的样子立刻消失了。
“太棒了!”这是主唱跳到吉他手身上后发出的尖叫声。
“妈的就算现在让我死了也值了。”这是键盘手仰天长啸所说的内容。
“我从来没有觉得我这样帅过!”另一个吉他手拽着和声的手臂晃啊晃啊晃。“是是是,你最帅了。”这是和声无奈的回答。
阿尼笑了笑,看到这些孩子们的笑脸,她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是值得的。她转过头去找三笠,就看到那人向自己走来,动作似乎有点僵硬。

“恩……”阿尼想了想,“祝贺……”
她的话没有说完。因为她眼前一黑,就感觉到一个湿漉漉的东西印在了自己的脸上,然后很快就离开了。面前的三笠依旧是很严肃的表情。阿尼有点转不过弯来。
“你……”那好像是一个吻。可是,就算自己常说三笠是一个小孩子,她怎么可以真的像小孩子随随便便就乱亲人呢?就算太过激动也不行。阿尼觉得自己有必要给三笠上一上有关礼仪方面的课了。
“阿尼,”三笠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她,“我说,你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恩?什么?
阿尼眨了眨眼睛,这句话,为什么是三笠先说出来的?但是算了吧。阿尼想。她知道现在只能说一个字。就那一个字。
“好。”阿尼说。

又是一个周末。
吃完饭后,三笠照例在沙发上滑动着手机,在沙发的另一头——最远的距离,利威尔和三笠保持着一模一样的动作。阿克曼先生在另一沙发上点燃一支烟,在缓缓吐出一个又一个的烟圈。阿克曼太太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有点疑惑地自言自语。
“为什么没有后续了呢?不应该啊,明明两个人很合适的……”
利威尔看了一眼三笠,装作什么都没听到。
三笠不能无动于衷。她想了想,还是开口问到:“妈,你是在说哥和阿尼么?”
“对啊。你也觉得她们很配是吧……”阿克曼太太像是找到了同盟,很高兴地拉着三笠开始唠叨起来。
“这件事情,你就别想了吧。”三笠说。
“恩?”阿克曼太太很疑惑。
“因为,”三笠的语气平淡地就像在说今天天气很好一样,“阿尼已经是我的女朋友了啊。”

END

阿克曼太太:exm??!!

评论(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