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时

我爱笠尼
我爱女孩子

四季(番外)


三笠×阿尼

又是一年春来到

春天又来了。
四季都是准时而固执的,从不因为人的期盼早来一天,也不会因为人的抗拒晚到一天。

天气是一天天暖和了。但三笠依旧没有换下她的围巾。也许这样能给她一种安全感,一种填补内心的错觉。又或者她只是单纯地觉得还是很冷。
心里的雪没个停时。

三笠尽量地不去想她。
但是——
你看,这怎么可能呢?
明明去年的鸢尾又再次盛开了,明明黄莺又开始鸣唱了,明明柳树又开始如烟似雾了,明明春天又来了。
但是那个立于春风中的人已经不在了。
但是那份酸甜苦辣的暗恋已经不在了。
你让三笠怎么不去想呢?

三笠能做的,就是不闻不问。
给艾伦的信里,她没有提到过那人一次。
而每次收到艾伦的信,三笠都会紧张着是否有她的消息。
三笠既期盼又害怕,但她始终不问。
幸而,艾伦也从没有提过。

三笠偶尔仍会从那幢房子前路过。
积雪已融,却无人打扫,一片斑斑驳驳。
就连门牌都积了厚厚的灰。三笠想到那人其实是最爱整洁的,若是看了这脏兮兮的模样,定又会皱起眉头了。
这样想着她的表情,三笠就笑了,笑了过后,又有些苦。
三笠突然就想做点什么。
尽管她知道那是无意义的,但还是忍不住去做。

于是一个无事的下午,三笠提了水桶与布,去到了那人的门前。
三笠当然是进不去的,她就只是擦擦门牌,外墙。门牌和外墙上已经积了许多灰,三笠的布洗了又洗,那桶水也从清澈变为混浊。
三笠擦的每一下都十分用力,仿佛是要擦掉自己心里的一道印记。
好在没人看见,三笠想。大家都下种去了,忙得很。不然问起来怎么回答呢?知道是一回事,要她亲口说出那人已经不会再回来的事实还是太过残忍了。
春天的阳光很好,三笠微微觉得自己有汗了。忙完了之后,三笠站了起来,退后几步。这确实是焕然一新。
三笠定定地看着,一瞬间有些恍惚。

“知道我要回来,就先帮我把清洁做好了?还真是勤快的邮递员小姐呢。”
清冷的声调从身后传来,三笠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不然为什么会幻听呢?不然为什么会觉得这是那人的声音呢?
但是那个声音却不停。
“诶,难道过了一个冬天就忘了我吗?连看都不愿意看我一眼?”
三笠很努力地想转身,但是她做不到。就像儿时的梦魇,一直挣扎着要醒过来,却陷于梦境苦苦寻觅着出口。
或者这是梦吗?三笠有些迷茫地想。
那就请不要让我醒过来好了。

“如果你不过来的话,就只好我过去咯。”
随着脚步声的接近,三笠的眼前终于还是出现了那个身影。
她依旧是那么好看。三笠近乎痴迷地想。

“我就说红色一定很适合你。”亚妮满意地仰头看着三笠。“春天了还没换下,想必是对我的圣诞礼物十分喜爱吧?”

“你的……礼物?”这是三笠的第一句话。她的声音颤抖着,眼里有不知名的情愫飞快地涌动着,就像冰封的小溪终于解冻,欢快地流淌奔腾。
三笠开始接受眼前的人也许是真实的这一事实。
梦中的她不会这样深情地看着我,也不会和我说着这样的话。
三笠闭上了眼,她有一丝眩晕。
如果现在有人要她信教,三笠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相信。不管是上帝耶稣,还是真主阿拉,还是如来佛祖……是的,这世界一定是有神的。是神把她再次送到了自己的身边。
三笠虔诚到想哭泣。

“是啊。”亚妮的眼里满是笑意,脸上有一丝羞涩。“我让艾伦带的。也是我不让他说的,因为那时候情况有点复杂……你知道吧?”

让那些情况都见鬼去吧。
三笠第一次觉得自己是那么自私。她不想去管什么该死的继承权了,也不想去管所谓的“最后血脉”了,雷恩哈特家族绝后就绝后吧,一切都无所谓了。
什么大度,什么潇洒,什么云淡,什么风轻,全部化为泡影。心心念念的那个人就站在眼前,唇红齿白,美好得惊心动魄,还有什么事情更重要呢?
三笠现在只想把她拥在怀里,说出自己还没来得及说出的话。

事实上,三笠也这样做了。
她听到了自己想要的回答。

春天来了啊,这是今年三笠第一次这样想。是的,只有那个人在,春天才算真正地来了。

什么,你问我后来?
后来的事情一点都没有新意,真的。
不过是春日赏桃花十里,夏夜听稻田蛙鸣,秋分看红叶绚烂,冬天见大雪纷飞。
四季轮回,总有事情做的。
更何况,有那人在身边,无论什么季节,都是十二分的圆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