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时

我爱笠尼
我爱女孩子

乒乓球一点都不可笑嘛(三)

“是你啊,阿尼•利昂纳德。”三笠同样用英语回答。所以说语言不通就是麻烦,只得借助国际通用语言。

说起来,那次三笠和阿尼打起来,语言不通也是个诱因。

三笠觉得那时候就自己就像磕了药一样神经暴躁。其实也没差多少,反正肾上腺素也算是兴奋剂。
那段时间三笠心情很不好,因为她正与叛逆期的弟弟处于冷战阶段。由于训练不认真,又被教练关小黑屋,更是雪上加霜。刚好碰见了落单的阿尼,本想狠狠地赢几个球,没想到自己反倒输了。

并且,比分还不是很好看。

三笠本就怒火乱窜,没想到阿尼赢了球,走过自己身边的时候还嘟囔了一句外国话。三笠听是听不懂,但那种轻蔑的眼神还是看得懂的。
所以,一激动,这不就闯祸了。

后来三笠也挺后悔,毕竟打的一架自己也没占到好处,反而吃了个背摔。
其实三笠和阿尼都不是爱打小报告的人。这种事情,过了就过了,也没必要捅上去,闹得人尽皆知。没想到偏偏有人看见了,又向上报告了——得,乖乖认处分吧。

“你是打女单?”阿尼还不太了解三笠的情况,不过能站在这里就已经证明了她的实力,更何况,她队服上的那个国徽,向来就是冠军的标志。
其实阿尼在第一次打三笠的时候就看出了这人的潜力。她当时是觉得有些惋惜,挺好一苗子,情绪却控制不好——相当于废了。没想到自己的一句“真可惜”却被那人听见了,还挥起了拳头。阿尼向来属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性格,但也决没有白吃亏的道理。

不过嘛,如今看来,这人倒是进步不少——至少现在看起来还很镇静。
阿尼满意地在那双黑眸里没有发现任何情绪。

“是的。”三笠挑了挑眉,“希望我们可以在比赛中遇到,这一次的比分绝不会像上一次,我保证。”
“我倒是无所谓。”阿尼面对挑衅,毫不动容,“只是希望你的拳头也不要像上一次了。”
三笠僵了一僵。

“开玩笑的。”阿尼淡淡地转开了视线。
“……”
三笠倒是没有听出任何开玩笑的意思。

“总之,还迎你来到我的祖国。”阿尼突然站正了身子,“这是个很美丽的国家,非常有魅力,我相信你会爱上它的。”
“谢谢。”
说真的,三笠倒没觉得这国家有多美丽,除了天蓝了点,云白了点。来奥运村的车上就看见,到处的房子都一模一样,全是黑白灰,人走丢了都不知道。

“唉,这外国菜就是没有咱自家的好吃,你说是不是啊,小三笠?”纪冉烦恼地叹了一口气。
“那你就不要吃那么多了。”无情地揭穿某人的口是心非,盘子里堆地像小山一样的人实在没有立场批评别人的饭菜不好。
“诶……这不是不能浪费粮食么……”
“而且你吃这么多,教练看见不骂死你。”
三笠皱了皱眉,平时运动员的营养摄取都有专人负责,现在离了教练,纪冉就像放敞的牛,看见啥吃啥。
“一年也就这么几天嘛……”纪冉委屈地说。

“不过三笠你是不知道,咱们首都举办运动会那次,那奥运村真是没话说。那设施,那饮食……真是气派。”纪冉万分留恋地回忆着过去的岁月。

难道你不知道那次全世界都在嘲笑我们国家炫富吗?建体育馆,建游泳池,建奥运村……气派是气派了,那银子也是哗哗地往外流。三笠默默地想,又扒了几口饭。

说真的,三笠觉得这次奥运村的条件已经很好了。至少她在这还能找到回锅肉,味道正不正宗且不提,这种细致还是让人感动。
这个国家的人向来是严谨地没话说。听说他们一百多年前入侵时在北方某城市修的管道设施现在都还能用……哦,还有那个利昂纳德,看起来也是这样,即使是运动衫的扣子都扣的严严实实。

“嘿!阿尼!这边!”
一边吃着晚饭一边胡思乱想着的三笠被纪冉的突然的喊声吓了一跳。回头一看,端着盘子走过来的不正是那人……
三笠没想到纪冉和阿尼那么熟。虽然打过几场比赛,但是纪师姐——那位可是抢了你冠军的人啊,你笑得这么灿烂真的好么?心宽也不是到这种程度吧。

很自然地,阿尼坐到了三笠她们这一桌。

“纪冉你好像吃太多了。”阿尼皱皱眉头,虽然运动员食量比较大,但这也太夸张了。
“唉阿尼你怎么和小三笠说的话一模一样,真没有意思……”
被点了名的三笠僵住了。

“对了,让我来介绍一下,三笠,这是阿尼•利昂纳德,曾经打败过的我的,你应该知道。”
“阿尼,这是小三笠……哦,是三笠•阿克曼,我的小师妹,这次也会上场。”

三笠和阿尼对视了一秒,双方都同意还是不要说出把两人早就认识了的事情,特别是在纪冉面前。

“你好。”
“你好。”
两人点了点头。

怎么觉得气氛有点怪怪的……纪冉觉得自己一定是想多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