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时

我爱笠尼
我爱女孩子

记一次愉悦的夏令营

三笠X阿尼
百合



足蒸暑土气,背灼炎天光。
力尽很知热,但惜夏日长。

阿尼一直觉得暑假留校是一个无比正确且英明的决定,直到她收到利威尔短信的那一秒。
短信如下:
“阿尼•雷恩哈特同学:
恭喜你当选本校夏令营班主任。具体时间表及工作事项已发至你的邮箱,请注意查收。若无问题,请尽快开始熟悉工作。”

若无问题?
问题大了去了!
请问这个暑期学堂是什么鬼?请问莫名其妙成了班主任是什么鬼?
果断确认一下自己的专业。
恩,没有转为幼儿教育。

冷静下来的阿尼点开邮件,进行时长十分钟的阅读。不得不承认这份告知书写得还是很好的,极其符合理科生的阅读习惯,简明扼要,准确明晰,萦绕在心头的疑问都被信息的阳光所驱散。
不就是带着一群小屁孩逛逛学校,听听讲座,做做实验,写写试卷么?
无聊至极。

不对,还剩一个问题。
为什么是自己当选!?

“这是一个好问题,雷恩哈特同学。”
利威尔头都不抬,钢笔在上交的实验报告上快乐地跳舞,写下一段又一段的文字。
阿尼站在办公桌前,看着那与华丽字体完全不搭的恶毒评价,善良地在心里为师哥师姐默哀三秒。

“你有这个问题并不奇怪,毕竟既不温和又不友善的你被选为带领我们活泼可爱的高二同学来度过这个快乐的夏令营,确实是很奇怪的事情。”
 
阿尼为自己默哀三秒。
 
等等!如果有这个自觉的话,就不要拉来做苦力啊!真的不担心会给未来的学弟学妹留下心理阴影吗!
  
“但是我们班,”利威尔懒懒地抬眼看了眼极力冷静的女学生,“留校的就只有你一个了啊。凑合凑合?”
  
阿尼愤然离去。
出了办公室,立刻受到热浪的十万点攻击。自己真是太冲动了——多蹭蹭空调也是好的啊……
  

  
“阿克曼同学,恭喜你通过XX大学的夏令营申请。”
“……我有申请么?”
“学校只有一个名额,当然就给你了。”
“……可以放弃么?”
“不可以。希望你可以在心仪的大学里找到支持你高三奋斗的动力哦!”
“……”
谁说我心仪那所大学了?不要把每一个年级第一都自动往那所最高学府靠啊!
事实上,三笠•阿克曼同学根本就没有任何心仪的学院。
  
参观学府,听各院讲座, 尝试实验,综合测评。
这就是为期四天的行程。
三笠以自己在应试教育体质中摸爬滚打十二年的经验发誓——重点绝对在最后一项。
呵呵……综合测评?
看来不只是学生害怕高考失误啊。
也是,一锤定终生,风险太大。没看见人家拍卖都要三锤子么?
这样说来,参加一下还是有点用的。
  
但是,寻找动力……么?
这种东西完全不是必需品吧。
所谓努力学习,对于三笠来说,不过是一种习惯罢了。
 

 
夏蝉叫得很欢,阿尼心里很烦。
废话,你试试大热天的38℃坐坐户外?虽然是树下,但根据热力学第二定律,热量是要往低温处传的啊。
汗水粘着衣服的感觉真是生无可恋。
 
“好……下一位。”抽出一张新的登记表,笔尖停留在名字一栏。
“名字?”
“三笠•阿克曼。”
“通知单?”
白皙修长的手指把一张纸单递了过来。
“好……”对照通知单上的照片,阿尼抬起了头。蛮清秀的一个女孩子嘛,黑发及肩,安安静静的,就拿那双深邃的眸子一动不动地看着你。
足够让已经登记了几十个人的阿尼眼前一亮了。毕竟,考虑到颜值与成绩一般不可兼得的道理……恩。
而且,最不可思议的是!
这个人脸上一点汗都没有!
清清爽爽的简直令人愤怒!
  
“呃,阿克曼同学,请问你不热吗?”
如果有什么独家秘籍祖传秘方请给我也来一份啊!衣服黏在身上真的不能再难受了!
“热啊。”三笠指指背包,“所以把围巾都取下来了。”
……简直了。
   
“好吧,阿克曼同学,我就是你这四天的带队班主任了。”把输好电话的手机还给那人。
“三笠。”三笠没有要走的意思。
“什么?”
“我说,你可以叫我三笠。阿尼老师?”
“阿克曼同学,请叫我雷恩哈特老师,谢谢。”
“好的,阿尼老师。”
“……”现在熊孩子病毒已经蔓延到高二了吗?



阿尼真不知道这破大点地方有什么好看的。看湖湖脏,看花花谢,大热天的转转悠悠最多就听听蝉鸣?
呵呵,十个人里面八个人都耳朵里还都塞着耳机,听个鬼的蝉鸣。也好,解说都不用了,大家就一起可劲儿走吧,快点走完快点回宿舍。

然而,计划总是没有变化来得快。

“阿尼老师,为什么不给我们解说一下呢?”
完全不用听音辨人,因为会那样叫自己的人就只有一个。
“我解说了也没人听啊……三笠同学。”咬牙切齿,这人怎么老喜欢和自己对着干。

“我听啊。”
好吧,三笠就是那十个人中剩下的两个。

没办法,阿尼只好开讲,人数的原因,还是一对一。这感觉很像推销保险的,或者诱拐小孩子的。
还真是,不就是要把小孩子诱拐到这火坑里来么?
开始还磕磕绊绊,后来倒是越讲越顺了。

“那个塔都有90年历史了。”
“对了,那个图书馆还是国家重点古籍保护单位。”
“啊,这个湖冬天是可以滑冰的,还有比赛来着。”
讲着讲着,怎么觉得自家学校确实还是不错的呢?
阿尼正迷惑着,一转头就看见三笠向自己微笑。
诚实地说,这人笑起来还挺好看。

不过讲是讲得挺痛快的,这一停下来就觉得嗓子火烧火燎的疼。算算,今天一天自己说的话好像都抵得上过去三个月了。
都怪三笠引着自己说!
自己只是被诱惑了!
恩,一定是这样的。

放那群小屁孩上厕所去,阿尼一个人扶着栏杆苟延残喘。
“阿尼……”成,现在老师两字都不带了。要不是现在没那个精神气,阿尼发誓一定要让这人知道“尊师重教”四个字怎么写!
“水。”
还是那样纤细白皙的手指,递过来一瓶冰凉冰凉的矿泉水。
好吧,看在水的份上,就饶了你。



累了一天,洗好澡的阿尼愉悦地趴在床上,吹着空调,吃着西瓜,看着POI。明明是和平时一样的日常,此刻显得格外珍贵。
果然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

正当阿尼感叹Shaw依旧帅气逼人之时,不和谐的声音出现了——电话铃响。手一抖,半块西瓜掉在了床上。白上一点红,显眼得很。
“阿尼……老师?有时间吗?”
阿尼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家伙会好好叫老师就说明一定有问题。
“没有。”果断拒绝。
“哦,我们寝室空调坏掉了。”
“……”
都说了没有时间了啊!

出于对潜在学妹们的爱护,阿尼决定还是去看一看她们,毕竟这个温度没有空调真的会死人的。

四个女孩快乐地迎接了她们的带队老师。
阿尼怀疑这些熊孩子非常享受这种意外的发生。
好吧,空调确实是坏了,阿尼进去10分钟后背就全湿完。
但问题在于阿尼并不会修啊!又不是学机电的工科男!

“唔……”阿尼沉吟了一下,这个时间似乎也找不到维修师傅了。“好像有间宿舍空了几个床位。”
于是五个人浩浩荡荡地向另一间宿舍进发。

阿尼记性不错,确实空了几个床位。然而她不记得的是,只有空了三个——这就很尴尬了。
“额……”阿尼灵机一动,“老师宿舍似乎还有三个空床位?”
女孩们强烈要求不和阿尼一间。
也是,谁想和老师度过一个“美妙”的晚上?虽然阿尼只比她们大三岁——三岁一条沟。

“我愿意和老师一间。”
善解人意的三笠举起了手。
“……”
但老师不想和你一间啊。
这种话阿尼能说么?能么?

还好,阿尼发现三笠不是闹腾的那一种,不然她真的会把三笠丢出去喂蚊子的。

“老师也看POI?”一个小脑袋凑过来。
“是啊。”
“老师床上怎么有红色……难道是……?”
“!”
听我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



听讲座就不关阿尼的事了,只需坐在最后安静地吹空调玩手机就好。
生命科学,司法鉴定,化学分子工程,图书馆学,经济学,历史学……
阿尼估摸着这是给这群高中生明年选专业做铺垫。
但阿尼作为一个过来人就明白,现实中的专业,和讲座中的专业,完全是两回事。有功夫听教授搞传销似的唾沫横飞,还不如问问师哥师姐来得实在。
不过估计这些小屁孩也想不到这么远。

“阿尼,你学的什么专业?”
吃饭的时候三笠突然开口。
“医学啊,怎么了?”阿尼很想说食不言寝不语,但出于礼貌还是回答道。
“你觉得这专业怎么样?”三笠的眼神告诉阿尼她是认真的。
这小破孩还挺聪明,知道问自己的经验。阿尼想了想,“就一个字,累。”
“那你后悔么?”
“后悔啊,后悔死了。”阿尼想她当初就是被那一身帅气逼人的白大褂给骗进来了。说好的救死扶伤,说好的白衣天使……

三笠认真地盯着看了阿尼三分钟,搞得阿尼吃了一半的排骨含嘴里硬是嚼不下去了。
“你看我干嘛?”
“骗子。”三笠突然说,“阿尼明明就很喜欢这个专业。”
“谁告诉你的?”
“阿尼嘴上说着说‘后悔’,眼睛却在发光。”
“……”

这熊孩子是想学FBI想疯了吧?
但是,阿尼觉得作为一个成年人就不要和未成年计较了。
不否认绝对不是默认的意思,绝对不是。



最后一天就是大家期待已久的——考试!
阿尼发现考试是个好东西。
考之前都是夏天的蚂蚱,考之后就变成秋后的蚂蚱了。
跳不起来了。
所以说:
考试使人明智,考试使人进步。

阿尼满(xin)怀(zai)好(le)意(huo)地关心三笠:“怎么样?考得很好吧?”
“还行。”三笠欲言又止看了阿尼一眼。“考完试就结营了吧?”
“可不是。上帝保佑我终于能好好休息下了,这几天被你们闹得简直是……”
“阿尼?”三笠打断了她的话,“你有没有……”
“有什么?”
“算了。”三笠摇摇头。“无所谓啦。”
阿尼不是个爱刨根问底的人,虽然她隐隐约约知道三笠想问什么。

“小鬼,”赏了有些忧郁的人一个爆栗,“浪费了我这么几天宝贵的时间,要是明年考不上看我怎么收拾你!”
“一定考得上。”三笠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坚定过。
阿尼很难得地笑了。“好啦,那就……明年见?”
“明年见。”



唔,所谓的动力,三笠想,自己好像有点明白那是什么了。
无论如何都要去到那个人的身边,不管要克服多大的困难——大概就是这样的心情吧。
夏天,似乎是一个美好的季节呢。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