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时

我爱笠尼
我爱女孩子

君须记(三)


三笠×阿尼

秋季的运动会要来了。
运动会设置在九月,一部分原因是为了促进高一新生的相互了解。响应号召,整个学校都陷入了一种热烈的准备氛围中,除了高三。
他们即将迎来高三的第一次月考。
“还好,”米娜看着刚刚发下的,还是温热的通知单,舒了一口气,“是考完之后的运动会。”
“反正最后都会变成露天大自习。”高一高二的时候已经见过那种阵仗了。
“今年阿尼会报项目么?”
“应该不会。”阿尼想了想,班主任似乎要求最后一次运动会,多给没参加过的同学一些机会。
“那可真是……”米娜有些遗憾,“毕竟阿尼跑步很帅气的。”
“瞎说什么……”

所以这件事情,也就和那张被塞进课桌最里面的通知单一样,暂时地沉寂了下去。再次想起,是在体育课的时候,没有看见那个惯常出现的身影。
“阿尼今天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呢?”在阿尼第十二次接球失误后,米娜笑着开口了。

“状态有些不好罢了。”阿尼也跟着放下了手中的球拍,深感自己的状态确乎是有些无礼了。
“要说三笠的话,”也不揭穿明显的口是心非,“也许在准备运动会吧?”
是了。阿尼懊恼于自己的愚蠢,已经全然忘了这事。
三笠她……应该会参加很多项目吧。
能和同学一起训练是好事,阿尼想。每次都独自来找前辈打羽毛球,是不是说明她也有些寂寞呢?
如果能交到更多朋友就好了。

后来三笠专门过来了一趟。
这是指在中午专门来了阿尼班上。
“这两周的失约真是抱歉。”
“没事。”桂花香里,阿尼的回答依旧淡淡的。
“如果有时间的话,还请前辈能来看看我的比赛。”转瞬即逝的腼腆的表情,阿尼还是第一次看到。
“你的项目很多。”
“就算只来看一项也好。”
“如果有时间的话。”突然起风了,阿尼看见三笠的额发被微微掀起,露出白净的额头。
“我会打篮球赛。如果前辈来看的话,”三笠突然笑了,“会有礼物的哦。”
然后,她就转身离开了,留下一个风中的背影。那个笑容,也和桂花的香气,一起被这秋风所吹散。
“还真是……”阿尼也自顾自地笑了,“任性的小孩子呢。”

刚回班上,阿尼就被一群男生围住了。
这时候阿尼才发现可能三笠是算漂亮的一那种。她又想起米娜说的关于三笠受欢迎的话,厌烦地拒绝回答了所有内心躁动寂寞的理科男的问题。
突出重围的阿尼回到座位上发现自己已经出汗了。
“篮球赛?”米娜有些惊奇,“她不是打羽毛球的吗?”
“也许只是去凑数。”阿尼心里有些不舒服。
“凑数的话不可能叫你去看吧。那孩子,还真是厉害呢。但是篮球赛,”米娜回忆了一下那张已不知去向的通知单,“似乎是运动会之后的一个星期,用自习课打的。去看的话,作业就……”
“反正我也不喜欢篮球。”阿尼皱了皱眉。

运动会如期而至,在一个天气很好的秋日上午。
最开始的是入场式,运动员进行曲被调到了最大的音量,从破破烂烂的喇叭里吼出来,震得人心闷。
但也激起了每一个人的急促心跳。
高一的刚刚入校,高三的没那么多心思,倒是高二的最为出彩。阿尼所在的班级只是规规矩矩地走了过去,便可以站着,看其他的表演。
“喂喂……”太大的音乐迫使米娜不得不凑到阿尼的耳边,“你看,那是不是三笠?”
“是吧。”阿尼想,她走的正步很正。
一板一眼,目不斜视,挺拔得很。

随后便是正式的比赛。
最开始是集体项目,接力,跳长绳和拔河。阿尼所在的班级是不擅长体育的那一种,也就跳长绳的名次进了前三。
回想起刚刚理科男们灵活的身姿,阿尼的心情有点复杂。
拔河是最惨淡的,不到五秒种就全盘皆输。阿尼也参加了,该怎么形容呢……大概就是一种无法抗拒的力量,从绳子的那一头……恩。
输了之后,男生们开始津津有味地讨论着绳子的受力分析,人体的倾斜角度,动摩擦因数什么的,更有甚者,拿出了纸笔开始写写画画。
不想多做评价。

随后的个人赛就没有阿尼的事了。
除了参加项目的人,几乎所有的高三学生都坐在座位上,拿出了练习题。
果然,如此。
阿尼看了看脚边一堆的作业,决定现在是属于“没有时间”的情况。三笠还有其他很多同学,阿尼想,我的作业们,它们就只有我了。
其实操场边是很吵的。
但总有人可以静下心来。
也许,这就是高三学生的不同。

两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最后一天下午,是最激动人心的4×400。阿尼是要跑的,因为这算集体项目。
“同学们都来看了!”米娜异常激动,紧紧攥着阿尼的手不放。
“米娜,你放开。”阿尼有些无奈,“我要套上号码衫。”
“喔喔喔喔!”
阿尼看了看自己的橙色号牌,觉得有点太鲜艳了。
“阿尼!你是不是很紧张!”
“紧张的是你吧?”手都出汗了,阿尼想。
“我当然紧张了!这可是,这可是,关系到我们班的荣誉啊!”
“我们班的实力并不算……”
“别怕,阿尼!不管落后多少,我相信你一定可以追回来的!”
阿尼是最后一棒。
阿尼看着眼前打了鸡血一样的人,暗想还不如不来看的好。

终于米娜走开了,阿尼才有空做做准备活动。就在她拉腿的时候,身后一个背影遮住了阳光。
“三笠。”阿尼看起来依旧十分镇定。
“恩。”三笠扫视了眼前人一眼,“阿尼学姐……这两天很忙?”
“恩。”
“……辛苦了。”三笠垂下眸子。
“不过,”阿尼说,“你很厉害。”
“你知道?”三笠抬起头,眼里似乎一下子有光了。
“听见了,广播里让你去领奖。100米和200米的双料冠军,对吧?”
“是!”三笠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但很明显高兴了许多。“我也会看您的接力赛的。”
“谢谢。”阿尼笑了笑。“不过不能保证名次。”
“您别谦虚了。”三笠也笑了,“初中的时候您可是……”
“初中?”阿尼有些惊讶,“你初中就认识我?”

最后阿尼的班级还是拿了第一。
差了五十米,硬是追回来了。
倒害的米娜把嗓子喊哑,整整一个星期才恢复。而阿尼,这才知道原来这个学校里还有个自己的初中校友。
不过她是真不认识。
不认识,也很正常。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