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时

我爱笠尼
我爱女孩子

最特别的朋友(三)

屋顶上的百合灵同人
远见结奈×阿野藤

(三)

相同的时间,相同的路。
每天都是一样的,阿野想。

阿野没有参加社团,所以回家很早。她总是一个人走。这当然与她走的时间有关,但又不完全是因为这个。

“啊咧?为什么一个人回家?当然是因为没有人和我顺路啊。这样说来,我还真是很可怜呢?”
如果你问她,就会看到披散着秀发的少女笑着,歪着头这样对你说。

阿野曾经想过,如果结奈问出这样的问题怎么办呢?她是不可能对那个人撒谎的,她知道。
但结奈从来没有问过。
事实上,正是因为结奈从来不会问出这样的问题,她才能成为阿野最特别的朋友。
结奈是那种人,阿野想,那种绝对不会越界的人,所以才是那样令人安心的存在。但是,阿野有时又想,这样美好的关系,似乎还是,少了些什么。
阿野不知道那是什么。也许那只是一种人天性中的无法满足的欲望。

其实阿野一个人走的原因很简单,她只不过想一个人待一会罢了。独自一人的时候是不必微笑的,也不必去想谈话的主题,总之是很轻松的事情。
阿野回家的路上有一座小桥——那种你可以在日本经常看见的不起眼的木桥。桥下流水清澈,鹅卵石被时光打磨得光滑圆润。阿野喜欢在桥上看水里的水草跟着流水摆动的样子,柔软不定,仿佛是在靠自己的意志在摇动似的,她甚至有时会笑出声来。
反正没有别人在的,没有被说幼稚的危险,阿野心里一片坦然。

今天也是一样——唯一的区别在于,当阿野再一次笑出声来的时候,她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想不到,阿野也会这样笑啊。”
阿野要承认自己真的被吓了一跳,一种秘密基地被突然发现并公之于众的恐惧裹挟了她,使她几乎回到了初中时的窘迫的场合。但很快,快到那人还没能发现她的不自然,阿野就再次带上了熟悉的笑容——
平时的那个阿野藤又回来了。

三山音七今天难得的躲过了两个朋友的夹击,早早地离开了学校。她想要回家,裹着温暖的被子,好好地闷头睡一觉。
最近莎莎可能要告白了吧。
对于自己的朋友喜欢上另一个朋友这种事情,三山既不觉得奇怪也不觉得高兴。对于她来说,恋爱是一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远不如睡觉来的划算。
但是,作为朋友的自觉,三山想,还是应当给两个人多留些单独相处的空间。老实说,音七有点担心莎莎能否顺利地说出自己的心意——考虑这种事情也是很累的啊,音七觉得有些疲倦了。

同一条路在不同的时间走,就会给人以完全不同的感受。三山音七很新鲜地看着周围的,被夕阳涂上金色的一切,这种愉悦甚至超过了强烈的睡意。但是,她没有想到的是,会看到那个人,那个平时总是左右逢源的,完全没有一点瑕疵的阿野藤,稚气地看着河水发笑。
然后她就情不自禁地发出了感叹。
这样做后她立刻就发现了自己的愚蠢,但已经不可挽回了——那个人已经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三山一边看着那熟悉的笑容一边在心里叹息。
“是音七啊?今天没有和双野同学和一木同学一起么?”阿野向她招了招手,在原地等着那个人慢慢地走过来。
“恩。她们又在为了广播的主题苦恼了。”音七慢吞吞地回答。“真是麻烦啊……闹的人根本睡不着。”
“嘛,毕竟音七最大的爱好就是睡觉了。”阿野像是很理解般的,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
“所以说阿野回家也是走这条路吗?”音七随意地问了一句。
“恩。要一起么?”
“可以啊。”音七回答。

三山音七,大概是可以算作阿野藤的朋友的。这样说其实并不准确,毕竟,对于阿野藤来说,朋友是一个太过基本和普遍的身份,而三山音七,可能是比那要更高一点的分类。
懒懒散散的少女和活泼外向的少女,听起来似乎并不是常见的朋友配对。当然,对于有一木羽美和双野莎莎作为好友的三山,再怎么离奇也不会意外了。
事实上,阿野和三山的交集在于一个网络游戏。有了队友,游戏总会更有趣一些,同属一个战线的还有剑锋桐,三个人有时会一起做任务。阿野和三山并不会担心没有话题,虽然阿野这几天对游戏的热情下降了一些,但可以聊的东西依旧充足。

“啊,所以说那个地方原来要这样啊。”音七低着头沉思了一会,不知不觉中踢走了一颗小石子,一跳一跳地滚到路边的草丛里去了。“阿野能想到这一点,很厉害。”
“这也是我琢磨了很久才发现的。”阿野有些得意地挺了挺胸脯。
“……明白了。”三山终于想通了其中的关节,抬起头来,不经意间看见不远处一个小摊,“那里是?”
“稠鱼烧。”阿野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那是一个四十来岁的妇女,穿着很干净,“每天这个时候都就在那,音七很少这么早回家吧?”
“恩。”音七点点头。
“那,要试试看么?”

两个少女坐在了相邻的秋千上,手里都拿着稠鱼烧,很乖顺地一口口吃着,动作随意。在她们的头顶上,是被交错的电线切分成一块块的橙红色的天空和云朵,和一只只倦怠地拍打着翅膀,掠过的归鸟。
两人身处的小公园的对面,似乎是小学生的男孩女孩们戴着黄色的安全帽,三三两两地欢快地走着,看来是放学了。
两人都没有一边吃东西一边说话的习惯,在心满意足地用下甜甜软软的食物,才开口交谈。

“挺不错的。”三山真心地赞美道。“真是很久没有吃这种东西了。”
“我也差不多。”阿野想了想,“不过,结奈似乎也会做这个。”

自己似乎又不知不觉地谈到结奈了,阿野想。看着因听到陌生名字而一头雾水的三山,阿野突然想起结奈前几天找她询问一木她们的事。
阿野当时是觉得有些奇怪的,毕竟结奈不像是会关心这种事情的人,她不得不怀疑这种改变与不久前出现的幽灵有关。
但是她什么也没有说。
只能尽量地,在不超出自己边界的范围内,尽全力给结奈她想要知道的信息。不动神色,一切都是默默地进行。

“结奈?远见结奈么?”三山认真地回想了下,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模糊的淡漠的少女的脸庞。
“恩。”阿野有点无奈地笑了笑,“结奈和三山明明是一年的同班同学吧。不过结奈,总是独自一人的。”
“这样啊。”三山音七本来就不是会去关注身边人的类型,“不过我记得她和阿野挺要好的,对吧?”
阿野愣了愣。事实上,阿野并不知道其他人是如何看待自己和结奈的关系的。毕竟,结奈太过冷淡,而自己,又从不缺朋友。
“音七……是这样觉得的么?”
“恩。”音七脚尖轻轻地蹬了下地,于是秋千以极小的幅度开始晃动起来,“难道不是吗?不过那个人啊,除了阿野似乎谁也不想理的。”音七歪了歪脑袋,她的头发很柔顺地贴着脸庞,“但是看着阿野的时候,好像很温柔呢。”

阿野是知道音七的敏锐的。有时候音七会给她一种被看穿了的感觉——当然,那是在她卸下一身懒洋洋的气质之后。
“……这样啊。”阿野笑了笑。
三山看着阿野的这个笑容,挑了挑眉,随后又移开了视线。“阿野,这样笑起来会比较好看哦。”音七又用力地蹬了蹬地,于是阿野只好抬起头,有些迷惑地看着这个刚刚说了莫名其妙的话的,似乎要飞起来的人,“阿野这样的笑容,和莎莎是一样的呢。”

音七迎着初夏的暖风,双手握紧了两边的绳索,享受着,久违的秋千的乐趣。她的头发被扬了起来,她的眼睛闭上了。
“很有趣啊,荡秋千。”她自言自语道。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