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时

我爱笠尼
我爱女孩子

月光【笠尼】

cp:三笠X阿尼


原著向



收到了送给我的图,感觉受宠若惊...然后就觉得放假这么久了一篇文章都没有写过真是太不好了。

想写篇同人送给 @DianeChen 。

想写篇快乐一点的,但是又忍不住写起了原著向...为了不那么悲伤所以只写了阿尼在训练兵团的事情。

我想,应该不那么悲伤吧??我自我感觉还好。

和【旭日东升】应该是相同的背景...但这篇是从阿尼的角度来的。我写阿尼视角写的不多。但写到最后我真是把自己代入进去了。

我永远喜欢阿尼。

以下正文。






1.

 

阿尼觉得事情有些不妙。

最近,她总能感觉到一道目光黏在自己身上。这对于她来说不是一件好事。尤其,当这道目光来自于一个很麻烦的人。

三笠阿克曼。

那个每一个104期的新兵们都认识的,总是在每一项测试中拿第一的女生。还是个大美人。美人却总是冷冰冰的难以接近,除了面对那个热血小子的时候。

阿尼当然不在乎她的样貌,性格或是其他什么的。即使是那令人匪夷所思的成绩...好吧,阿尼得承认这一点是挺难做到的,即使自己认真对待每一项任务也不一定...

但是,力气,敏捷度这种事情是天生的吧,阿尼想,相较之下,还是格斗术更...

 

啊,现在可不是漫无边际瞎想的时候,阿尼回过神来。她睁开眼镜看着屋顶。其实她在一片漆黑中什么也看不见,但是屋顶就在那,她是知道的。新兵的住宿条件不算好也不算差,阿尼被分到上铺。

想到哪了呢...啊,是了,三笠阿克曼。

真是烦人啊,阿尼想,来到这里第一要务就是不引人注意。扯上关系的人越少越好。她可不是三笠那种人,能够随心所欲地大出风头,虽然这似乎也不是她的本意...

她怎么想,当然也和自己没有关系。

 

其实,阿尼大致知道为什么最近三笠如此的关注自己。

艾伦耶格尔。

她是起了性子教了他几招,也把他摔得挺狠。这就招上三笠了。年轻女孩的心思真难猜,不过是教了几招,难道她认为自己对艾伦...?

这太好笑了,阿尼想。像自己这种人,居然有一天也会扯上这种麻烦,就像是一个普通的青春期少女一样。自己这种人...

但是她不也出了气了吗?阿尼想。那一天,不是当着所有人的面打了一架吗?虽然最终结果是她略胜一筹,难道三笠对此一直耿耿于怀吗?

那一天就不该使出全力的,阿尼想。但是,对上三笠这种对手,你一旦有所保留,就一定会输。其他方面输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格斗...

而且,阿尼不得不承认自己在面对三笠的时候是兴奋的。

因为全神贯注,所以没时间去想别的事情。什么都不用想的时间对于阿尼来说太少了,因而显得格外珍贵。三笠甚至让她想起父亲教她格斗的时候...

 

但是,无论如何,三笠关注自己这件事真是太糟糕了。阿尼想着,翻了个身。现在她面对的是墙了。

而且,令人烦躁。

三笠的目光总是沉沉的。被她盯着,你感觉自己是一个被猎手盯上的猎物。阿尼不喜欢这种感觉。与她对视的时候,你会被她激起斗志;但一直被盯着就是另一回事了。

唉,说到底那一天自己还是应该收敛一下的。或者从最开始就不该招惹艾伦。然而事已至此,总得想办法解决。

明天找贝特和莱纳聊聊吧,阿尼想。



2.

 

“你找我出来,又不说话。”三笠突然说。

今晚月光很好,洒在地上像水似的。但阿尼现在可没有心思想这些,她面前站着的人给她极强的压迫感。

阿尼知道三笠说的没错。明明是自己把人约出来的,这样什么都不说实在是太失礼了。

但是,她也确实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请你不要再盯着我了”?说这话是不是太自大了一点?如果三笠直接就否认怎么办?

莱纳和贝特出的主意实在是愚蠢。因为没有办法而不得不采纳的自己也实在是愚蠢。

但该说的总得要说,无论如何难以开口。

 

“也许是我的错觉,但,你最近是不是有一点...太关注我了?”

啊,终于还是说出口了,阿尼想。她看着地上的影子。两个人的影子因为角度问题重合在一起。不看着人说话也是很失礼的,但是说这种话的时候实在是难以面对三笠的目光。

“你居然忍到现在,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呢。”

你的反应也同样出乎我的意料,阿尼想。等等,三笠说了什么...诶?

阿尼看着三笠的眼睛,她竟然觉得自己看到了很微妙的一点笑意,在那沉沉的一片黑暗之中。阿尼觉得自己可能有点恍惚。

“你很厉害,阿尼。”三笠说。“但你总是不用全力。你很有意思。”

有意思,阿尼想,这可不是一个好的评价。至少对于现在的她来说不是。

 

“也许。”阿尼逼迫自己与三笠对视,这可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但阿尼自信自己做的还不错。在三笠看来,自己现在应该是一如既往的冷漠。

“反正,我只要去宪兵团就好了。那是个好差事。”阿尼突然笑了笑,“对于一个柔弱少女来说,我可不想在没用的地方出什么风头。”

三笠也笑了笑,“是吗?”

“当然。”阿尼说。“所以你也实在不必老看着我。我们不是一路人...你要跟着艾伦去调查兵团的,不是吗?”

“你怎么知道?”三笠突然说。她盯着阿尼的目光一动不动,这让阿尼也不得不一直与她对视。

“我想,这里的所有人都知道这一点。”阿尼说。

 

对峙了一会,三笠突然率先转开了视线。她转过身子撑着栏杆,不再面对着阿尼,而是看着远方。阿尼不动神色地舒了一口气。

“其实,我觉得你的格斗术很厉害。“三笠说,”可以的话,你能多指教我一下吗?”

阿尼愣了一下。

要是艾伦说出这话,阿尼是不惊讶的。但是这是三笠。老实说,和三笠交手阿尼是占不了好处的,那次胜利也有些偶然的因素。三笠实在是不必这么自谦的。

“我想没...”阿尼转过头,是想告诉三笠没什么必要的。但是话到嘴边却停住了。

 

真是个美人啊,她想,看看这侧脸。三笠有东洋人的血统,所以皮肤很细腻。在柔和的月光下显得更加精致。但她的轮廓依旧很明显,每一道弧度都恰到好处。头发刚刚剪过,有点不自然的长长短短,但却添了几分英气。

真是个美人。

但这个美人又偏偏拥有奇妙的力量。戴着机动装置在从林间穿梭的敏捷,在挥拳向自己打来时候小臂的肌肉...

真是迷人而矛盾的混合体,阿尼想。难怪整个训练营的男生...噢,要除开艾伦和那个金发小子。

 

“恩?”因为久久没有得到回应的三笠有些疑惑地看向阿尼。她们的目光再次相遇了。但这次阿尼却没有感觉到压迫感。她有些不自主的沉迷于那双深不见底的黑眸。

“我想,如果我们都有时间的话。”

阿尼鬼使神差地说。她知道自己是应该拒绝的。但是,在面对三笠的时候,面对这样的三笠的时候,拒绝真的太难了。

得到肯定回复的三笠有些高兴。她的表情因此更加柔和了。阿尼仍然是面无表情的,但也许她的眼睛和微微上扬的嘴角出卖了她。

 

回到宿舍躺在床上的阿尼觉得自己完蛋了。因为,她竟然从现在,就开始期待对三笠的“指教”。

她摸着自己有力跳动的心脏,叹了一口气。

 

 

3.

 

“阿尼,你最近是不是和...”贝特看了一眼莱纳,欲言又止。

“阿尼,你不觉得你最近和三笠走的太近了吗?”莱纳瞪了一眼贝特,直接问了出来。

阿尼蹲在墙角边。听了莱纳的近乎质问的话,她有些烦躁地戴上了卫衣的帽子,目光转向一边。

“当初是谁让我直接找她聊聊的?”她说。

莱纳和贝特面面相觑。

“但无论怎么说,是你先招惹上了她...”莱纳被阿尼瞥了一眼,还是闭上了嘴。

“好了好了,”贝特有点无奈地打圆场,“现在最重要的是解决问题不是吗?”

“我看没什么问题要解决的。”阿尼猛地站了起来,仿佛准备结束这次见面,“我不知道有什么大不了的。”

“有什么大不了的?”莱纳被阿尼无所谓的态度一激,也加大了音量,“你觉得以我们的身份和阿克曼走的这么近合适吗?”

 

“我们这种人怎么了?我们这种人就不能和别人交往了是吗?我们这种人就应该永远一个人呆着是吗?”阿尼冷冷地回答。

“你明明知道...”莱纳更生气了,但他突然停下了。他知道有些话不能在这里说出来。

“都别吵了,这种时候怎么还内讧。”贝特有些头疼。他看了阿尼一眼,“所以说,阿尼你觉得你和三笠的交往没什么是吗?”

“是。”阿尼直截了当地回答。“我觉得没有问题。”

“好吧。”贝特想了想,说。“我们相信你的判断。就只有一周了,阿尼。只有一周就结束了。”

 

阿尼离开的时候,脑子忍不住想到刚刚的谈话。她当时是说的很肯定,但是其实...

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她不确定这样是不是正确的。也许该死的最开始她就不应该答应三笠什么见鬼的“指教”。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阿尼甩甩头。不过是一周一两次的见面,还都是在晚上…不过是过几招…不过是过几招之后一起躺在地上休息一会…不过是有几次的月光还不错…

好吧,阿尼烦躁地扯下了自己的帽子,她知道事情有些不对。她知道自己最近和三笠即使在白天也开始有了眼神接触。她知道她甚至在这种眼神接触中感受到只属于两人的默契。

她甚至怀疑三笠知道了什么。虽然她什么也没有说过。是的,出于谨慎,她在见面时几乎什么都不说。三笠也不是话多的人。但该死的就算是这样,阿尼也能感觉到两个人开始熟悉。也许三笠已经对自己的格斗术印象深刻了,也许下一次女巨人再出场的时候这一点就能给她以线索…

 

“真是太糟糕了,阿尼。”阿尼对自己说。“你不是一个合格的战士。父亲在你身上寄托了那么多的希望。”

阿尼知道自己是在一次次地放纵自己。和三笠在一起的时光真是太珍贵了。无论时格斗时的心无旁骛,还是格斗之后躺在地上的休憩,都太珍贵了。有时候阿尼想,去他妈的任务吧,就这样吧。自己也没多少时间好活了不是吗?

但是故乡和父亲还在远方等着自己。

 

不过,也就再有一周了。阿尼想。也就一周的时间了。就再放纵自己一下吧。之后,就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4.

 

今晚的月光有些明亮。

阿尼不确定三笠会不会来,她甚至说不好自己希不希望三笠来。她们没有约定今晚要来。阿尼只是想再最后看看这个地方。之后她就会去到宪兵团,继续自己的任务,继续成为一个合格的战士。

但三笠最终还是来了。

听到脚步声的时候阿尼在心底叹了一口气。

 

命运是安排得明明白白的。三笠跟着艾伦去了调查兵团,虽然去调查兵团的人少得可怜。自己如愿以偿地去到宪兵团。终有一天她们将对立,就像那些在月光下小树林里的对立一样。但还是不一样的,阿尼又告诉自己,再见面时,对立就将是生死存亡。不会再在格斗之后一起躺在地上休憩…也许还是会有一个人躺在地上,进入另一种意义上的休息与解脱。

这最后一次格斗是阿尼输了。

阿尼反应过来的时候,三笠已经扑了上来,非常迅猛地,像一头真正的野兽。这些天,阿尼以为自己已经足够了解三笠的实力,但事实证明,这个人总能超乎自己的想象。

阿尼反应过来的时候三笠已经把自己扑到了地上。阿尼确实是没有反应过来。如果是真正的生死搏斗,三笠此刻就可以要了她的命——因为阿尼脆弱的脖颈正完全暴露给了在她身上的这个人。

 

又是沉默的对视。阿尼可以感觉到背后凉凉的土地,和身上温热的躯体。月光很亮,三笠的脸庞是那么近。她的眼睛还是那样沉沉地,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

阿尼犹豫了一下,把手放在了三笠的背上。

很轻的一个拥抱。

阿尼看着三笠的脸,一个想法突然击中了她。她突然明白了三笠对自己意味着什么。一次又一次的见面,一次又一次的格斗,一次又一次的对视,早就把自己对三笠的感情…

啊,如果父亲知道的话…

阿尼突然很想笑,但是她忍住了。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从第一次所谓的“梦幻格斗”吗?从三笠邀请的哪一个晚上吗?还是哪一个格斗的晚上呢?

其实在领救济粮的时候,自己就已经注意到三笠了吧。

这样说来,自己注意到三笠可比三笠注意到自己要早呢。

 

还不错,她想,还不错。自己这样的人,有一天还能体会到这种情感,也算是这一辈子的少数的美好的回忆了吧?阿尼此时对上天生出了一分真切的感激。阿尼想自己是会一直记得这段在训练兵团的时间的。记住米娜,记住那个热血的要驱逐所有巨人的热血小子,记住这片小树林,记住三笠…

阿尼的手开始轻轻地颤抖。

她突然很想说些什么。说说她对三笠的感情或者其他什么的,什么都好:只要能找个出口让自己心中澎湃得像是要溢出来的情感发泄一下。有一瞬间她想把一切说出来,反正三笠都已经捡到过自己的戒指了不是吗?她肯定已经有所猜测了吧?

三笠肯定怀疑过自己。但是三笠什么都没有说过。

 

但这个想法只是一瞬间的。阿尼立刻反应过来说出来是没有意义的。在这个世界里,在生与死面前,所有的感情都太不值一提了。不如把这份感情永远变成自己的私有物,永远变成一份回忆,永远藏在心里。

于是她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静静地等待那些汹涌的情感慢慢平静。

不仅没有说出自己的感情,连一句“再见”或者“珍重”都没有。阿尼当然知道自己是会再见到三笠的。

就这样吧,阿尼想,这样就已经很好了。

 

阿尼给自己的最后一份礼物,是在离开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三笠的背影。在月光下看的很清楚,窈窕又充满力量,就像这个人一样。阿尼想自己是会永远记住这一幕的。

然后她转回头,走上自己该走的那条路。

就像,三笠也走在她该走的那条路上。


END


评论(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