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时

我爱笠尼
我爱女孩子

听说你是我哥未来的女朋友(二)

cp:三笠x阿尼

我都被我更新的速度震惊了。
照这个速度清明更完指日可待。
以下正文。

阿尼前几天去相亲了,在刚刚满二十九岁的时候。其实这个年纪还不到让父母着急的阶段,如果她有一个男朋友的话。但是她没有。不仅现在没有,而且从来没有过。
所以她被赶去相亲了。

“是这样的,”尤弥尔曾经很认真地说,“爱情中需要软弱,而我在你身上看不到这一部分。”
阿尼觉得尤弥尔完全是在胡说八道。事实上,她只是觉得恋爱是一件很麻烦的事……只需要看看贝特每天把自己搞成什么灰头土脸的样子就知道了。而阿尼不希望看到自己这样。

但她还是去了。去相亲。
在定餐厅的时候,阿尼有询问过阿克曼太太对方的性格和口味,再三斟酌后做了选择。但是那个男人只坐了不到五分钟,只留下了他的妹妹。阿尼是第一次见到相亲还带家属的。幸好,不是难相处的人,有时还挺会说话的。黑黑的眼睛眨呀眨,叫人心生喜欢。
阿尼看到这么年轻的孩子,就会想起自己大学的时候。年轻的朝气在那个孩子的身上熠熠发光,像是带着春天青草的气息,阿尼忍不住被吸引。

然后她就干了件糗事。
阿尼很久没吃爆米花那么甜腻的东西了。她以为自己的味蕾已经忘却了那种原始的诱惑。但在漆黑一片的电影院里,一切的感官都被无限的放大,于是香气就丝丝缕缕地飘在鼻尖,勾的人心里发痒。
阿尼决定纵容自己一次,她把手伸了过去。但是预想外的情况发生了……
后来的几天,阿尼一想到这事就觉得脸上发烫。

这只是阿尼生活中的一个小插曲。她二十九岁的人生前途一片光明,每天忙忙碌碌的工作没有给她分出过多的时间去想一次失败的相亲。除了日常的手术外,阿尼有时会接一些讲座,当然并非国际上的那种论坛,而是更加基础的方面。比如说,大学的医学生们。
这几年的趋势在变化。举办讲座时,校方不再偏爱那些德高望重的老前辈们,而更希望看见一些年轻的身影。二十九岁,而又小有名气的阿尼自然成了她们眼中的绝佳人选。
阿尼不太懂这是什么道理,反正,院长指派的任务只要好好完成就是了。至于那些台下,望着自己两眼放出饿狼一般精光的男孩女孩,只要无视掉就ok。比较尴尬的是提问环节时传上来的各种花式询问电话号码和邮箱的小纸条,阿尼总是一边把它们揉成团丢进垃圾桶,一边思考现在的大学生们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这次向她发出邀请的是一所著名的高校。
生源质量与奇怪的小纸条数目是成反比的。总算是听到了几个专业方面的有的水平的问题,阿尼在走出学术厅的时候,心情还算比较不错。如果没有那些涌上来让她在教科书扉页上
签名的同学就更好了。但事情是不可能十全十美的。

阿尼走在校园里面,并不急着回医院。她享受这样少有的休闲时光。这所高校的绿化做得不错,郁郁青青的行道树下是一列又一列的单车,夹着书本的少年来来往往,步履匆匆,大步流星。
不知不觉,阿尼被一阵又一阵的欢呼声吸引了。她跟随着自己的耳朵,最后停在了一个篮球场——院系间常有的比赛。阿尼想起自己大学的时候也曾经参加。当然不是篮球,这个运动对身高的要求太不友好了。阿尼在运动方面有些天赋,体现出来就是身体的协调性异常的好。汗粘在身上粘糊糊的让阿尼不舒服,但跑起来的时候注意不了那么多,特别是风吹过的时候,很凉爽。

这个篮球场围了不少人。看着那些尖叫着的满脸通红的少女,阿尼微微地笑了起来。里面大概有许多正在帅气运球的学长吧。被汗打湿的额前碎发,T恤下若隐若现的腹肌,漂亮的小腿肌肉线条,女生对于运动的男生,特别是篮球,几乎是没有抵抗力的。这一条不适用于阿尼,但不影响她欣赏这样简单纯粹的感情。
她忍不住也想去看一眼了。

但出乎意料的,里面打球的并不是学长。这是一场女孩子间的篮球赛。
女生的篮球啊。阿尼没有碰过这项运动,但高中和大学时曾经近距离观摩的几场比赛给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不好的那种。不仅场面十分混乱,而且经常有受伤的情况。犯规简直就是家常便饭。

阿尼瞬间就失去了继续待下去的欲望。
但是,那一个人,怎么看怎么眼熟……等等,那是……?
阿尼想了想三天前那个人告诉自己的大学的名字,又想了想今天早上院长嘴里的那个名字。好像,是一样的呢。

啊,转过头来了。真的是她,三笠•阿克曼。那天相亲的男人的妹妹。
阿尼有些不可思议。她不相信命运,但这种偶遇的频率也太诡异了。

三笠没有注意到她。她在很认真地打球。事实上,阿尼觉得她没有哪件事是不认真的。包括吃爆米花,都是一颗一颗地,动作规范地像军人出身,沿着重合的轨迹放到自己嘴里,然后用相同的时间吞下去。阿尼发誓那是三笠自然而然的举动,因为她的注意力全在那部电影上。
恩……不要问阿尼为什么知道得这么清楚。当时她被那香味勾的没有任何心思看电影,注意力全放在身边的人身上去了。

阿尼想起她那天说的话。
“我很强。”她好像是这么说的。当时阿尼有些感兴趣,因为她很爱格斗术,以为三笠和她有同样的爱好。但现在想来,那很可能是指的其他方面。女孩子学格斗的可不多。
所以阿尼准备看一看三笠的篮球,是怎样的。

大概过了三分钟,阿尼就意识到,三笠说的话是正确的。三笠绝对是这场篮球赛的焦点所在。无论她加入哪只队伍,都将为它带去胜利的荣耀。她几乎不需要队友。谁觉得一个可以带球连过四人的人需要队友呢?对方仅剩的一个人呆愣愣的站在篮筐下,看傻了。
原来女孩子打篮球也可以这么好看,阿尼想。

是的,这个人不仅打球厉害,还好看。这是不容易的。体育里存在美感,不局限于花滑和体操之类的项目。当然,很多时候运动员顾不上那么多,为了胜利。
你看过乒乓球比赛里的截图么?
阿尼看过,忍不住笑了好一会。
但是三笠打球的好看很自然。动作流畅,脚步敏捷,上篮时伸长的手臂,投完三分后停留在空中的手势,回场时在空中扬起的微长的黑发。一切都是自然的。

“三笠好帅!”
阿尼听到有人在叫三笠的名字,是女生的声音。阿尼在心里面点了点头。三笠应该不乏追求者,但是男生是不会这样直白地大叫出声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女孩子的坦诚也是相当可爱。当然,阿尼知道,她们不是那个意思。
休息的时候,阿尼看了看比分。相当残酷的虐杀。阿尼觉得是时候离开了。但是,正当她想转身的时候,三笠恰好望了过来,不经意的。阿尼可以看见她突然变亮的眼神,然后向自己跑了过来。这下是走不了了。

阿尼叹了口气,任凭人群的目光跟随着三笠的脚步移动到自己身上。好在,今天阿尼没有穿白大褂。但由于讲座也不可能穿着太过随意,在一片卫衣牛仔中显得还是有些明显。

“阿尼?”三笠隔着一道铁丝网,有些兴奋地低头看着阿尼。她的脸上并没有很多汗水,这让阿尼有些吃惊。阿尼觉得三笠这样的神情很像请求主人抚摸的小狗。

“恩。今天我来这里有一个讲座。”阿尼忍住了想要伸出去的手。
“你没有告诉我。”三笠简明扼要地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我没想到你也在这个学校。”阿尼试图解释,她忘了自己本来就没有必要告诉三笠。
“你把比赛看完,好不好?”三笠想了想,又加了句。“很快的。我带你逛逛学校。”
不用了,阿尼本来应该是这么说的。但是她看着三笠的眼睛,说不出来那句话。
最终她只是点了点头。

三笠很高兴,又和她说了几句就回去继续比赛了。下场她的表现更好了。速度直接上了一个档次,没有人能跟得上她,几个连着的三分,手气好得简直要让阿尼怀疑神明的存在。
周围的女生,嗓子明天一定会哑的。

“你认识三笠么?”在三笠又一次连过几人顺利上篮后,身边的一个长发女生很兴奋地问道。
“恩,算是认识吧。”阿尼回答道。
“那么你也很喜欢她咯?”她又接着问。
阿尼愣了一下,有些迟疑地点了点头。她知道年轻一代口中的喜欢早已被赋予了新的含义,但这样说,还是有些奇怪。
“嘛,也难怪。”得到肯定答复的女生一脸满足,“毕竟三笠成绩又好,运动也强,长的也好看……刚刚三笠对你笑了,真难得,她平时都没什么表情。”有些遗憾的语调。

原来三笠是这么厉害的人啊,阿尼想。她能看出这孩子有几分灵气。但是,在自己面前的三笠总是有些脱线。阿尼有点不能想象其他人心中的她是怎样的。

阿尼有些奇怪,自己刚刚为什么没能说出那个“不”字呢?她不是羞于say no的那种人,这一点只需要参考贝特被拒绝5次的悲惨经历即可。但她面对三笠时,真切地感受到了一种,无论如何,想要满足这个人愿望的心情。她不想看到那个人因拒绝而失落的表情。
这很奇怪。
也许,阿尼想,是大学青春的气息让她有了放纵自己的借口。也许是天太蓝花太红风太柔一切都太美好的缘故。
总之,一切都先放到脑后。现在应该做的是,好好地看完三笠的比赛。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