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时

我爱笠尼
我爱女孩子

竞选【戴亚】【高中AU】

cp:戴安娜×亚可
时间线:高中入学第二天

以下正文。

人是三六九等的。
学校里也不例外。
譬如,年轻的老师在老教师面前总是有点说不上话的。
就像现在站在教导主任前乖乖低着头的厄休拉老师一样。

“厄休拉老师!”教导主任严厉的声音就像她桌子上的那盆仙人掌,尖锐而骄傲,“关于全年级只有你们班的班长没来参加会议这件事,请你给我个解释。”
“啊?是!”被点名了的厄休拉老师一瞬间从神游中返回现实,她紧张地推了推眼镜,“我马上回去核实这件事。”
“你......”教导主任气结,眉头深深。
于是厄休拉老师就在一声若隐若现的长叹中落荒而逃了。
她确实是很慌张的,作为一个第一次担任班主任的年轻教师。她甚至都还没记住“在走廊上不能奔跑”的校规。事实证明,校规是有它的道理的,因为,奔跑有相当程度的危险在转角处发生碰撞。
厄休拉老师差点被一个不明物体撞得飞出去。
当然,这不是科幻电影,厄休拉老师的减肥计划的效果也并非如此显著,所以她也只是坐在了地上而已。在一堆散开的作业本的中间。
如果这是一份实验记录,那么厄休拉老师就会很认真地用她那只黑色钢笔,写下“质软,微带香味”这样的描述。记在“某年某日,撞上的不明物体”的条例下。

“......抱歉。”那个不明物体这样说。
现在就还可以加上声音清亮这一条了。
厄休拉老师借着那人伸出来的手站了起来,一边吃痛地揉着自己的腰一边摆手,更加慌张了。连眼睛都只敢看地。“不不不,在走廊上奔跑,这实在,实在是,我的问题。”
这一幕如果被教导主任看见,那这月的奖金就——
厄休拉老师心里一瞬间闪过这样的念头。
说真的,比起奖金,她更害怕那教科书般一板一眼的训斥。
于是接过路过的同学帮她整理好的作业本,厄休拉老师再次,跑掉了。

厄休拉老师气喘吁吁的跑进教室时,正是课间休息。刚刚入学的16岁孩子有用不完的精力叽叽喳喳,快乐地了解着即将陪伴自己三年的同学。
除了——
坐在第一排的安安静静看书的戴安娜同学。
“班长!班长在哪里?”厄休拉老师用尽所有的力气发出的空气振动即刻淹没于嘈杂中。这让她感到无力和沮丧。
正当戴安娜思考要不要帮助整顿秩序的时候,另一个眼尖的同学已经率先出声。
“嘿,快看,是厄休拉老师!”说话的是正在课桌上手舞足蹈的亚可同学。
一瞬间的安静,厄休拉老师在“先让亚可同学从课桌上下来”和“先质问班长的失职”之间纠结。

“站在桌子上是绝对违反校规的,亚可同学。”戴安娜冷冷地看向那个人群最中心的红发女孩。“并且,那也很危险。”
厄休拉老师感激极了,当亚可怏怏地从课桌上跳下,她终于有机会清了清嗓子,提出那个最开始的问题。
“班长呢?班长在哪?”
教室里同学们面面相觑。
厄休拉老师有点不知所措,求助似的看向第一排的戴安娜。
戴安娜想了想,“老师,我们班还没有选举班长。”
“啊……?”厄休拉老师这才发现,自己又忘记了一件事。

于是,下午的班会课顺理成章地变成了班干部选拔时间。
再能闹的熊孩子这时候都收敛了。在略带严肃的气氛中,自发上台在黑板上相应职位下,一笔一划的,写下自己的名字。
厄休拉老师在一旁激动万分,第一次觉得这群孩子也是很懂事的——只不过这种懂事有相应的触发条件和时限。然而,在这种情况下,仍有我行我素之人。
比如,此时正在左顾右盼眼睛闪闪发光的亚可同学。

“洛蒂!”亚可用自以为只够两人听到的音量激动地询问着同桌,“你有想当的职位吗?”
“小声点啦,亚可!”亚可的同桌很明显是与她截然不同的,谨慎稳重的类型。黄色卷发的女孩子左右瞧了瞧,这才低声地回答,“我不适合当班干部的。”
“这是什么话!我的话,什么都想试试!”

“亚可当班委的话,这个班就惨了。”前面转过头来的是灰色头发的女孩,平时懒懒散散,笑起来却有点邪气。
“苏西!怎么能这样说我……”亚可这样说着,情绪却是有些低落了。
“这样吧亚可,”洛蒂实是不忍心看见昨日才认识的好友如此消沉,她眨了眨眼,“你全力争取一个职位,还是很有希望的。”
“那……”亚可想了想,“我要当班长。”

亚可这句话实在是太大声了。
大声到正在讲台上写下自己名字的戴安娜的听得一清二楚。戴安娜握着粉笔的手指顿了一下,接着又流畅地写完了。戴安娜看了一眼自己名字上面的“班长”两个字,然后转身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现在厄休拉老师有一点尴尬了,看到班长职位下面的两个名字。很明显一个班只需要一个班长。不得不感谢伟大的伯里克利发明的民主投票制度,但,问题在于……
且不论戴安娜众所周知的卡文迪许集团的家族背景,单看两人走上讲台的步子和完全是两个风格的黑板字,似乎胜负就已经揭晓了。
而厄休拉老师却不想打击那个可爱而充满活力的,现在仍是自信满满的红发女孩。让那双神采奕奕的红眸染上忧郁和沮丧,这太残酷了。

在厄休拉老师犹豫不决的时候,下面的同学却有些不耐了。
“老师,我建议,现在立刻进行关于班长职位的选举。”
神色傲慢的女孩站了起来,笔直的身姿像是一只骄傲的孔雀。她是戴安娜的至友。虽然这也许只是单方面的认知。
“恩,恩,这位同学……”厄休拉老师没有任何理由拒绝这个要求,她只能可怜地揉搓着自己的衣角。
“对啊,厄休拉老师,现在就进行选举吧!”亚可同学很兴奋地附议。
厄休拉简直要叹气了。
“那就,现在进行投票……”没办法了,厄休拉老师想。上帝,马上,数字的对比将毁灭一个女孩的天真的热情。

“等等。”清冷的声音突然插入,音量不大却能使所有人安静下来。
戴安娜慢条斯理地站了起来。她的下颚微微抬起。
“我认为,”她说,“为了表示对此事的重视,我们应该准备一个竞选演讲。请给我们一个晚上的准备时间。”
“亚可同学觉得呢?”她看向位于倒数第二排的自己的竞争者。
“啊?啊,是!”亚可同学似乎刚从神游中回到现实。“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厄休拉老师!”
做了无用的事了。戴安娜微微叹了一口气。

高中是有晚自习的。即使是开学的第一个星期也不例外。当然,为了表示对两位竞选者的大力支持,厄休拉老师特意批准了她们的请假。
“我可以带上洛蒂和苏西吗?”亚可抬起头,可怜兮兮地望着厄休拉老师。
厄休拉老师不得不移开了自己的目光。否则她将无法说出拒绝的话。
“不行的,”她歉意地笑笑。
“这样……”亚可同学很悲伤,“没有人帮我听,我怎么知道效果呢。”
“戴安娜同学也是一个人呢。”厄休拉老师想了想,“要不,你们互相帮助一下?”
“诶……?”

这个学校很小。
但该有的还是有的。
比如亭榭流水,灯光点点。
学校的本意是,同学们在清晨的鸟鸣中,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读着经典的著作,流水潺潺,书声琅琅,多么朝气蓬勃的一幕啊……
然而,这只是学校高层的美好愿景罢了。
事实就是,这酷似江南园林的一角彻底沦为了拍宣传片和养蚊子的好地方。其实,如果学校在早恋上不是监管甚严的话,它本还可发挥另一种功用。
亚可提议在这个地方进行演讲排练。戴安娜提出反对,原因是蚊虫太多。但亚可明显是个不信邪的。戴安娜预估说服亚可加上找到一个新地方所需的时间可能会超过整个晚自习,所以收回了自己的反对。
反正,自己也不是招这些的体质。

提问:一个好的演说家需要什么品质?
答:热情洋溢,节奏适中,条理清晰。

戴安娜拿着笔记本,看着在亭子的红凳上手舞足蹈的亚可,眼前突然浮现了自己老师的样子。作为卡文迪许集团的小公主,戴安娜从小便接受了各种培训——其中包括演讲。很奇怪的,那个干瘦的小老头的形象和亚可重叠在了一起——同样的热情洋溢,两眼放光。

“戴安娜,”那个人常常在自己完成演讲后叹一口气,“你一切都很好。节奏和条理都非常完美——但是,你,你眼睛里没有火苗。”
这实在是过于形象化的描述以至于戴安娜无法准确理解他的意思。
“你,”那人继续说,“你知道演讲的本质是什么吗?”
“是……一种工具?”戴安娜迷茫地回答。
“不,是表达自己。一个好的演讲者一定是有表现欲的,而你缺乏这个,戴安娜。不,我想你有,却不懂得表现出来。你太克制了。所以你可以把一切程序都做到完美,但却始终缺少感染力。”

年幼的戴安娜那时是不懂的。她向来被教导克制是一种美德。随后,这个问题被她潜意识地忽略了。因为其他的老师都对她赞不绝口。冷静,睿智,领导力……而她只会挺直自己的脊背,然后礼貌地说,“过誉。”
这就是戴安娜的常态。

但是,托这个才认识一天的红发女孩的福,那些遥远的回忆终于复生。
因为眼前的人是这样的鲜活。
她仿佛在放光,戴安娜想。她使那本就昏沉的路灯更加黯然失色了。蟋蟀的交响团在为她伴奏,一个小小的亭子也可成为最绚烂的舞台。

“所以,我爱着这个班级。我想为它做点事情。当然,我也很想体会一下当班长的感觉啦,因为很酷嘛诶嘿嘿嘿……”亚可有点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这句话就可以不要了。戴安娜无奈地在笔记本上记下这一点。她觉得自己之前产生的那些类似欣赏的想法一定是错觉。这个人明明就像个小孩子嘛。
戴安娜忽略了本来两个人就才16岁。

亚可的整个演讲下来竟然已经长达十分钟,是厄休拉老师给出最长时间的两倍。
以及——
除了富有感染力,似乎就没有其他值得赞赏的地方了。逻辑混乱,啰嗦重复,毫无章法。
戴安娜看着自己记得密密麻麻的笔记本,叹了一口气。
实在是任重而道远啊。

当两个人的演讲稿都初步修改完毕时,离晚自习结束都只有五分钟了。
当然,这其中花在亚可演讲稿上的时间占绝大多数。而戴安娜的部分嘛——
“诶嘿嘿嘿……我觉得戴安娜讲的很好啊,真的没有什么问题了啦。”
如果不是戴安娜看见亚可确实至始至终都有认真地听,她简直要怀疑这人在神游了。
“真的没有问题吗?”

出于谨慎,戴安娜还是再问了一遍。
“恩……”亚可收起了笑容,想了想,“戴安娜你为什么想竞选班长呢?”
“为什么这样问?”
“就觉得你太冷静啦……好像理所应当的。我听洛蒂说,你们家超厉害的。卡文迪许集团,是吗?”

戴安娜点了点头,这没什么好遮掩的。
理所应当。
是啊,戴安娜确实是这样想的。
为什么不是自己呢?

“那……亚可是怎样想的?”戴安娜慢慢走上前,坐到了撑着下巴的亚可的旁边。她放松身体,靠着栏杆,觉得有些累了。
“我?我就想的很简单啊。”亚可不自觉地晃起了脚,“我觉得当班长很酷……然后我也很喜欢和大家一起玩。”
“你知道吗,我来这所学校是因为我一直仰慕它。我很喜欢它门口的大榕树。我也很喜欢它的校训,它的历史。对了,我们家就在它旁边哦!每天都听到上课的铃声,哇,真是周末都睡不了懒觉的。我收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都快哭了,真的特别特别高兴……”
亚可轻轻地说,戴安娜静静地听。

然后,放学铃就响了。
校园的宁静立刻被打破,四面八方传来窸窸窣窣的说话声,走动声。
“啊?下课啦!”亚可一下子就跳了起来,站在戴安娜的面前,“那,那我的演讲稿还有点问题,怎么办?”
戴安娜想了想,“学校里肯定是不能留人的。你可以回家再练练。”
“那,明天见啦!”亚可高兴地挥了挥手中的稿子,“我先回去了。”
“恩,再见。”戴安娜也站了起来。“你不要熬得太晚……”话还没说完,亚可就已经一溜烟跑得看不见人影了。
“也不知道她听到没……”
戴安娜自言自语,收拾好自己的稿子,也准备回家了。

第二天的演讲,先上的是亚可。
戴安娜对亚可的完成度是非常满意的。虽然问题仍然存在,但比起初始版本已经进步太多了。光看那个人眼底的乌青,就知道她一定熬夜了。但激情可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当然,戴安娜是不会丝毫让步的。
这个位置,她势在必得。

投票结果显示,戴安娜以五票的优势胜出了。

厄休拉老师已经很满意了。
说真的,如果让亚可当这个班长的话,她会很头疼的。各种意义上。这样的结果也不会太打击亚可,真是再好没有了。
亚可是很难过的,但她仍然在微笑。
“如果是戴安娜的话,”她说,“那就没办法了吧。祝贺你。”然后她给了戴安娜一个拥抱。
而戴安娜皱了皱眉。
她甚至忘了要礼貌地微笑。
有一点不高兴……
但是,为什么呢?

第二天早上,亚可同学被叫到了办公室。
“厄休拉老师?”亚可惴惴不安地想自己是否干了什么坏事。
“恩,是这样的。”厄休拉老师笑得温柔,“你,有没有兴趣当副班长呢?鉴于你的表现,我有理由认为你可以胜任。”
“诶……?!”亚可的眼睛瞪得大大的。随后她的尖叫声传遍了整个楼层。当然,也传到了年级主任的耳朵里。
所以,厄休拉老师的奖金最终还是没有啦。
不过厄休拉老师要知道这个噩耗还要等到月底。这个时候,她只是打心眼里为那个刚刚笑着冲出办公室的红发女孩高兴。
在她的抽屉里,有一张小纸条——

“厄休拉老师:
我推荐亚可同学成为我们班的副班长。”
笔迹灵动而锋利。

署名是……
戴安娜•卡文迪许。
龙飞凤舞的签名。

end

哇,第一次写戴亚超激动的。
写亚可的时候莫名其妙就想到了呆唯……亚可超可爱的。戴安娜也真是太帅了。

以后还会写戴亚校园的。
念念书,谈谈恋爱,真是太棒了。
真是青春啊。

评论(1)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