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时

我爱笠尼
我爱女孩子

军训(二)【笠尼】

军训(二)

cp:三笠X阿尼

我觉得有的教官真是脑子有病。惩罚手段层出不穷,不知道这是军训还是三个星期的体罚。说一不二的感觉真好是不是。

把军队里的痞气全带到学校里来了。

以下正文。



 


训练的第一天,太阳很好。准确来说,是接下来的三周都会很好。查了天气预报的同学们很悲伤,其实阿尼也挺遗憾的。虽然训人比被训是要轻松得多了,但当然还是比不上什么也不做。

军训的第一项,毫无疑问的站军姿。
肩膀后张,脚跟并拢,膝盖用力,双手贴紧,重心放在前脚掌。技巧也就那么几个,做到不难。就是累,特别是在大热的天。

教学计划上写的是半个小时,但阿尼觉得第一天有点困难,站了十分钟就让他们调整一下。得到指示的新生立刻就弯了腰,去揉自己的膝盖和小腿。阿尼都忘了自己第一次站军姿站了多久。一个小时?

同时,别的连的人都还一动不动地站着呢。阿尼看了三笠一眼,后者立刻心领神会。
“别动太厉害。”三笠目不斜视,用本连能听到的声音说,“稍微动一下。”
于是同学们又都直起了身,不动声色地弯脚换重心。
阿尼挺满意自己这个联络员的。话少活好,不错。

阿尼走动了一会,觉得自己带的新生站的也还算标准。给几个人调整了一下姿势,她就溜达到了旁边尤弥尔带的排。

尤弥尔可没她清闲,但也是她自找的。人正挨个挨个地扯手,哪个被扯动了,行,去跑一圈吧。对了,还计时。超时?行,再来一圈。

新生哪见过这阵仗,吓得全都贴的紧得很。身子都绷得一条直线了。尤弥尔很是得意。

“看看,”她拍了拍阿尼的肩膀,“这才是真正的军姿。”
“你第一天就这样搞,”阿尼依旧没表情,“不怕出点事?”
“能出什么事?”尤弥尔嗤之以鼻,“身子再弱,也不至于站半个小时的军姿就晕了。”
阿尼看了她一眼,回去了。

结果,还真有身子那么弱的。站了二十多分钟,扑通一声倒了。
阿尼看过去的时候,尤弥尔正好把那同学抱起来,是个挺娇小的金发女生。她跑的时候吼了一句,让阿尼帮着看下队伍,没一会就不见人影了。

阿尼愣了一下,然后制止了看热闹的同学。
“看啥看?站你们的军姿。”她的声音比起尤弥尔的就温柔多了。

这样训了几天,都是大太阳。晕了的吐了的也不少,有些排请假的直达六分之一。同学们也都和教官混熟了些,暗地的议论慢慢传了出来。

“教官,”三笠双手抱膝,“你知道你被评为这次军训最温柔的教官吗?”
阿尼看了她一眼,“那是我懒得管你们。”

休息时间,阿尼和三笠是最显眼的。绿色的草地上,女生都坐着擦防晒霜,男生都躺地上,帽子遮脸。就她俩啥也不干。
而且还晒不黑。

“第二温柔的是隔壁排的教官。”

阿尼听了,忍不住在心里笑了一下。昨天晚上吃饭的时候尤弥尔还跟她抱怨,说是第一天就晕了那女生体质实在太弱了。

“那你让她休息啊。”阿尼咬了一口食堂脆脆的煎饼。
“对啊,我让她撑不住就打报告。结果人还倔着呢,坚决不搞特殊主义。”大学食堂的菜要比军营里好吃很多,但尤弥尔看上去有点无精打采,厌厌地用筷子拨弄着米饭。
“你自己看着办吧。”阿尼说,“反正事情不能闹大,你知道的。”

结果尤弥尔想的招就是,全排都减少训练量。她也确实是没办法了。当然了,有男生不听话的话还是可以提出来教训的,比如戴着防毒面具冲一圈操场。

“最惨的就是,”三笠停了一下,“旅长亲自带的那个排。”
阿尼其实在军营里,不在利威尔手底下。但关于他的事情也听说了不少,那是个坏脾气与能力成正比的男人。她注意到了三笠的停顿,并想起三笠好像有个朋友在利威尔手底下。
“别顶撞他。”阿尼想了想,“注意卫生。大概就是这两条。”
三笠愣了一下,然后在心里重复了一遍。

隔壁排突然响起了躁动声。阿尼心下无奈,看去发现是尤弥尔在和排里的男生格斗。这倒也是教官常用的把戏,人总是原意服从比自己强大的人。
男生输的很惨,尤弥尔单手就把他摔地上了。阿尼不动声色地动了动肩膀,想尤弥尔这家伙暗戳戳的又在加练。这进步速度,说不定能让自己全力一次。

随着尤弥尔开的这个头,各个排的教官都站了出来。大部分还是学生起哄,毕竟学生让你出来比较一下,拒绝的话就太没面子了。

阿尼自以为是给学生很多休息时间了,没想到还是被起哄了。她内心其实不想打的,嫌水平太低。但最后还是慢吞吞地站了起来,拍了拍灰。

“你们选个人出来吧。”
阿尼一点不怕那些高高大大的男生。家里一米九二的哥哥她照样背摔。但她没想到被推出来的是三笠。排里就三个女生。

“换个人。”阿尼皱了皱眉。但三笠已经沉默着弯曲了腿,做好了格斗的准备。
僵持了十秒钟,阿尼叹了一口气,也做好了准备。

先发动的是三笠。她没什么技巧,一个很简单的冲拳,阿尼头一偏,堪堪躲过。阿尼心里一惊,没想到速度会这么快。
没等她惊讶完,第二拳,第三拳接着就来了。阿尼被迫往后退了几步,学生们又开始起哄了。她心里有点恼怒,没想到三笠会有两下子,更没想到三笠会这么不留情面。

她看到三笠的眼里漆黑一片,深不见底。

也好,阿尼想,战场上本来就没有情理可讲。这样一想,她就收起了玩玩的心态,认真观察起了三笠的动作。她发现三笠的动作确实很快,现在又处于主动进攻的位置,自己只有躲避的份儿,比较棘手。

然而,很快的动作一般就没太大力气,只要强接下一招,就能掌握主动权,成功反击。

阿尼是这样判断的,也是这样行动的。按常理来说绝对正确,但是,她恰恰遇到了一个不按常理的对手。三笠的速度确实快,但她的力量也不弱。不仅不弱,还异常的强。

阿尼接下一拳,一下子被这力气往后逼,差点就站不住脚。俗话说,一力降十会,就是说在绝对的力量差距下,技巧的作用有限。

阿尼急忙稳住自己的重心,但已经来不及了,就这一下,露出了破绽。三笠一个扫腿加上肘击,阿尼被打在背上,重重地一咳,脸朝地倒在了地上。她立刻想要翻滚开去站起来,但三笠当然不会给她这个机会。膝盖跪在阿尼的背上,右手肘紧紧地卡住了阿尼的脖子,左手擒住阿尼的两只手。

“妈的。”阿尼想。“居然一只左手就能拿住我两只手。”

三笠赢了。
瞬间,学生们安静了,但立刻响起了巨大的欢呼声。阿尼脸贴着被太阳晒得滚烫的草地,心里却有种莫名其妙的平和。仿佛什么声音都消失了,一切都很安静。她叹了一口气。是自己大意了。
所以输了。

但是下一刻三笠的举动激怒了她。三笠低下头来,在她的耳边说,“认输。”
其实三笠的声音很小,不会被第三个人听到的程度。但这人阿尼突然从平静的状态中惊醒,梦一般的世界崩塌垮陷。她回到了现实。她发觉自己正被人用一种很屈辱的姿势按在了地上。

这对于她来说确实是很久没有的体验了。

“滚下去。”阿尼说。
于是三笠很听话地滚了下去。阿尼一下子从地上弹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盯着三笠看。后者正站着标准的军姿,头抬得高,看都不看阿尼一眼,正气凛然,让阿尼气不打一出来。

但是再气又能怎么办呢,当着这么多人面,说,“刚才我大意了,咱们再来一局”?
阿尼丢不起那个脸。

那个下午,阿尼的排确实多休息了半个小时前。但,在训练的时候,要求标准被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解散的时候,三笠被叫住了。
“今天晚上九点,操场上等我。”阿尼说。
“报告!”三笠脚后跟一碰,漂亮的立定。
“讲。”
“教官是要公报私仇吗?”三笠大声地问。
“不,”阿尼一脸严肃,“我看你很有天赋,准备给你开小灶。”

其实阿尼也不是要罚三笠。她就是瘾上来了。虽说今天的失败大部分原因是自己轻敌了,但不可否认的是,三笠确实很强。很适合作为自己的对手。

事实证明,阿尼的看法是准确的。那天晚上她们一共练了一个多小时,直到两个人都躺在草地上气喘吁吁。是个晴朗的夜空,难得的是空气质量也还好,能看到一些星星。

“喂。”阿尼累的连名字都懒得喊了,“你以前学过格斗吗?”
“没有。”三笠闭上了眼睛。“莫名其妙的力气很大,小时候还被嘲笑过。”
“结果呢?”
“把他们打到闭嘴了。”

阿尼默默地点头,“实力说话,哪都是这样的。”
“我现在还是很讲道理的。”三笠想了想,说。
“那是在这。在军营那种鬼地方,可没人给你讲理……算了,反正你也不会去。你们都是天之骄子,哪里受得了那种苦。”
“很苦吗?”三笠接着话头问。
“倒也不算。”阿尼停了一下,“只是那种感觉确实……不太好。有时候领导一拍脑门想出个主意,我们下面的人就得练到死去活来的……但哪的兵都是这样的。服从是天职。”

阿尼也有点糊涂了,她不知道自己想要表达什么。一直以来相信的东西如果崩塌了,那还剩下什么呢?军人是要去打仗的,打仗是为了胜利,要胜利就得服从指挥。

没有一点问题。

阿尼叹了口气,觉得自己今天脑子确实不太清楚。

评论(1)

热度(13)